范文网后台-模板-公共模板变量-头部模板-自定义右侧文字

?>?范文365bet体育在线网投_365bet怎么买球_365bet日博官网 / 正文

日本广岛长崎现状

coolhzh 2017-06-07 12:57:01 范文365bet体育在线网投_365bet怎么买球_365bet日博官网 0 评论
日邀全球领导人访广岛长崎中方反问何时来南京

资料图: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清明祭亡灵

联合国总部正在召开《不扩散核武器条约》(NPT)审议大会,日本提出在广岛、长崎原子弹爆炸70周年之际,希望全球领导人访问核爆受害地。然而12日出炉的草案并未包含这一提案。日本共同社报道说,是中国要求删除了相关内容。

据《东京新闻》报道,这一要求是日本外相岸田文雄在NPT审议大会开幕的演讲中最先提出的。日本《读卖新闻》报道说,大会8日发布的草案包含日方这一提案,但12日的最新草案中,这一提案被删除。

当地时间11日,中国裁军大使傅聪在联合国总部接受共同社采访时说,不希望这种人道主义问题被别有用心的国家政府利用,在大会上强加对二战的曲解。共同社称,傅聪在11日的闭门会议上要求对访问广岛、长崎的内容予以删除。傅聪主张,日本被投原子弹是有原因的,暗示投掷原子弹是当时日本侵略中国等国家的后果。虽然对遇难者抱以同情,但反对日本政府利用审议大会。该报道评论说,中国对日本试图以强调“受害”姿态来掩盖作为加害国“侵略”的历史心怀警惕。

“你问中方领导人会不会访问广岛和长崎,我想首先问一问,日本领导人什么时候到中国南京大屠杀死难者纪念馆参观?”在13日的例行记者会上,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这样回答记者提问。据《东京新闻》报道,中国的主张得到韩国等10多个国家的赞同和支持。

《东京新闻》说,日本没有服输,将继续努力要求恢复此前的提案。NPT审议大会的最终文件将在22日确定。华春莹13日说,目前《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审议大会议程已进入到关键阶段。中方希望各方不要把复杂、敏感的因素引进来,为推动大会在协商一致基础上达成建设性成果文件做出贡献。

日本一边在国际社会强调“受害”姿态,一边试图扩大武器出口。13日,第一届日本国际安防展在横滨举行。“德国之声”称,这是首次在日本举办的以出口为导向的军工展。该报道评论说,日本大幅放宽对武器出口的限制,横滨的安防展更是难免让人想到日本正在背离和平主义,渐行渐远。中国对于安倍政府这一政策路线改变予以强烈指责。此次展会没有邀请中国军工企业。

“德国之声”称,安倍政府认为,出口武器对日本经济有益,也可降低国防开支。一些专家却指出,近年来全球军火交易回落,军工企业间的竞争也愈发激烈,日本的想法有些不切实际。(环球时报驻日本特约记者 蓝雅歌)

九块九特卖 http://www.jiuyuanpai.com/ 编辑:fefewpjf

广岛长崎遭原子弹袭击后惨况照片

广岛长崎遭原子弹袭击后惨况照片

2010年08月09日 19:28:18 来源:新华军事

1945年8月6日,美国向日本广岛投下一枚原子弹,15万人化为灰烬,成千上万的人遭到核辐射。8月9日,美军在长崎投下第二颗原子弹,造成约8万人死亡。在广岛长崎遭原子弹袭击65周年之际,美国《生活》杂志披露了多张广岛长崎遭袭后惨景的老照片,其中不少照片都是第一次向世人公开。

广岛遭原子弹袭击4个月后,整个城市满目疮痍,街道上全是废墟。图为一名母亲抱着儿子在满是瓦砾的背景前留影,表情中充满了痛楚。

广岛成了废墟,建筑物全被夷为平地,草木皆死。

头部留下巨大伤疤的男童饱受折磨,无奈的母亲尽力安慰受伤的幼小孩子。这张照片摄于原子弹爆炸2个月后。

原子弹爆炸几周后,孩子们出行都戴着口罩,以抵御大量尸体腐烂形成的恶臭。

原子弹爆炸后的长崎,一片废墟,罕见生活的气息。

原子弹爆炸瞬间,人体肌肉和皮肤瞬间蒸发消失,只留下残缺不齐的骨骸。

1945年9月的长崎,昔日,这里曾是繁华的居民区。

浩劫过后,昔日的房屋全部成为一片瓦砾。(国际在线专稿:宇桓)

广岛_长崎原子弹爆炸后60年_RERF的辐射效应研究

第25卷第6期(总第150期)清初中日长崎贸易

作者:李金明

中国社会经济史研究 2006年01期

  清政府入主中原后,在海外贸易方面一反明朝对日本实行海禁的政策,鼓励商民到日本从事贸易。此时正值日本实行锁国,仅准许中国船和荷兰船进入长崎贸易。故清初的长崎实际已成为“位于中国东海及南海沿岸贸易圈中最北端的港口”,“是锁国体制下日本唯一对外开放的窗口。”(注:大庭修着、徐世虹译:《江户时代日中秘话》,北京:中华书局,1997年,第9页。)  一  康熙二十二年(1683),清政府平定郑氏反清势力,统一台湾,翌年即宣布开海贸易。当时有大量的中国商船涌向海外,其中以到日本的贸易船为最多,据统计,1683年进入长崎港的中国商船是24艘,1684年为20艘,到1685年却激增至85艘。此后逐年增加,1686年102艘,1687年115艘,1688年193艘,这年为清初中日贸易期间进入长崎港的中国商船最多的一年,随船到达长崎的中国人多达9128人。(注:大庭修着、徐世虹译:《江户时代日中秘话》,北京:中华书局,1997年,第19页。) 这些商船大多数来自于中国东南沿海的福建、浙江、江苏和广东各省,另部分来自于东南亚各地的华人船只。如从1685年一份由在长崎的42名中国船长签署的申请书中看出,来自中国南方港口的船30艘,来自中国中部的船仅5艘。(注:John Hall, Notes on the Early Ching Copper Trade with Japan, Harvard Journal of Asiatic Studies, 1949, vol.12,p.450.) 另在1651—1700年,有130艘由华人经管的船从暹罗各地到长崎,这些来自阿瑜陀耶的王室船只和那些来自下暹罗各港口,如六坤、宋卡、北大年的船只,实际上原先都是来自中国的华人船只。(注:陈荆和:《清初华舶之长崎贸易及日南航运》,《南洋学报》第13卷,第1辑,1957年6月。) 这些船只从暹罗出口的货物主要是鹿皮,其他还有苏木、牛皮、象牙、犀角、槟榔、锡、铅和檀木等,他们也把在广州、澳门获得的生丝转运到日本。(注:Sarasin Viraphol, Tribute and Profit:Sino-Siamese Trade 1652—1853, Harvard, 1977,p.59.) 还有一些商船是从福建的福州、厦门到印尼的巴达维亚贸易,返航时习惯于带着白银到长崎贸易,然后从长崎购买日本铜载运回国。(注:Yoneo Ishii edited, The Junk Trade from Southeast Asia, Translations from the Tosen Fusetsu-gaki 1674—1723, Institute of Southeast Asian Studies, Singapore, 1998,pp.212—213.)

  当时日本虽然处于锁国状态,但也不是绝对的,如对朝鲜的传统贸易仍在继续,日本人也到琉球购买中国货物。此外,中国货物还经由许可入境的中国商船和荷兰商船载运到长崎,只不过因数量有限,供不应求,故造成价格骤增。表1是18世纪初一些商品在广州和长崎的差价表。  表1 18世纪初一些商品在广州和长崎的差价表  商品名称 在广州原价(银两/担)在长崎售价(银两/担)  白糖 1.6 4.5  红糖 0.9 2.5  Agullah(优质) 90 410  铁1.6 4.5  锌2.8 5.5  槟榔 1.4 1.6  蜂蜡 12 40  水银 40 115  南京生丝 125 230  资料来源:Sarasin Viraphol, Tribute and Profit:Sino-Siamese Trade 1562—1853,p.68.  从表中可以看出,18世纪初大部分中国商品在广州和在长崎的差价大概在2—3倍之间,也就是说,当时对日贸易的利润相当可观。而日本国内当时的手工业生产较不发达,无多少货物可以同中国商人进行交换,只好以白银来支付差额,如1711年进口到长崎的货物价值约170000磅白银,从日本出口的货物价值为120000磅,必须支付的差额达50000磅。再如1715年支付给中国商人的白银25000磅,给荷兰的12500磅,后来因白银数量减少,迫使日本人不得不增加出口干鱼的数量,除此之外,幕府再也找不出其他货物可替代白银。(注:C.G.F.Simkin,The Traditional Trade of Asia, Londo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68,p.205.) 于是,为了防止白银的大量外流,日本政府决定对中国商船数及贸易额进行限制。1685年,限制中国商船的年交易额为6000贯(1贯约合中国旧制银100两),额满之后,其他商船一概不许交易,令其退回。1688年,限制每年入港的中国商船数为70艘,具体开航时间及发船地点规定如下:春船20艘(南京5艘、宁波7艘、普陀山2艘、福州6艘);夏船30艘(南京3艘、宁波4艘、泉州4艘、漳州3艘、交留吧2艘、柬埔寨1艘、厦门5艘、普陀山1艘、大泥1艘、福州4艘、广东2艘);秋船20艘(南京2艘、交趾3艘、暹罗2艘、高州2艘、福州3艘、宁波1艘、广东4艘、东京1艘、潮州2艘)。(注:木宫泰彦着、胡锡年译:《日中文化交流史》,北京:商务印书馆,1980年,第650页。) 与此同时,还限制中国商人的行动,把到长崎贸易的商人及船员集中在一处,周围砌以高墙,称为“土库”,拨重兵看守,不许私自出入。当货物运到时,全部收去,官为发卖,一切饮食皆其提供,返航时逐一清算扣除,交还所换铜斤、货物,押往开行。(注:《朱批谕旨》第40册,“雍正六年八月初八日浙江总督管巡抚事李卫奏”。)

  然而,这些限制并不能达到预期的目的,因大量无法交易、被勒令退回的中国商船仍徘徊在长崎一带,从事秘密的走私贸易,因此日本的金银铜照样大量流出。据1709年长崎奉行报告,自1648—1708年的60年间,流出金约2397600余两、银37422000两;自1662—1708年的46年间,流出铜约114498700余斤。(注:木宫泰彦着、陈捷译:《中日交通史》,北京:商务印书馆,1931年,第336页。) 为了更有效地控制贸易,制止金银铜的大量外流,日本政府于1715年采纳了新井白石的建议,发布了新商法。其主要内容如下:(一)每年到日本贸易的中国商船限定为30艘,即南京、福州、宁波计21艘,厦门2艘,台湾2艘,广东2艘,交趾、暹罗、交留吧各1艘;(二)贸易额限定为6000贯,每艘船约191贯,可略有出入;(三)每年铜输出量不超过300万斤,如铜量不足,以其他商品替代;(四)限额内的中国商船,每年发给信牌,有信牌者准许贸易,否则不许。这就是着名的“正德新令”。(注:《日中文化交流史》,第654页。) 当年中国商船获得信牌的有江浙商人胡云客等42船,他们归国后则引发了所谓的“信牌事件”。浙江巡抚徐元梦认为他们“以中国商船受长崎地方牌票,不但有乖大体,相沿日久,定生弊端。”胡云客等人的信牌不仅尽为浙江海关监督没收,而且九卿还议将他们定罪。但是当徐元梦的奏摺送到朝廷时,康熙皇帝则旨谕:“此牌票只是彼此贸易之一认记耳,并非行与我国地方官之文书”,“我国海关官员给与洋船牌票,亦只为查验之故,并非部中印文及旨意可比。”康熙认为,巡抚及朝廷各部未悉内情,小题大做,势必影响商人贸易,于是下令:“将原票给回商人,照常贸易。”(注:《康熙起居注》第二册,北京:中华书局,1984年,第2303、2310页。)  “信牌事件”虽然平息了,但中国商船却延误了第二年往日本贸易的机会,到1717年始再陆续进入长崎港。这年日方因去年来长崎贸易的中国商船甚少,故特许把船数增加至43艘,信牌加10面,交易额定为8000贯,而到1720年又重新恢复每年30艘的规定。此后, 中日长崎贸易则呈现逐渐衰落的趋势,无论是特许船数或交易额都一直在减少,如1736年特许船数25艘、交易额4000贯;1749年船数15艘,交易额4400贯。(注:《江户时代日中秘话》,第21页。)  二  中国商人在长崎贸易的主要竞争对手是荷兰,因荷兰是当时唯一获准继续留在日本贸易的欧洲国家。有关荷兰能取得这种特权的原因,一位日本学者认为是荷兰东印度公司官员采取了如下三种措施:1、除掉欧洲的竞争对手;2、迎合日本政府的爱好;3、满足日本民众的需要和口味,控制日本市场。此外,荷兰商馆的头目每年都到京都(后来称为东京)拜访,带去大量的礼物,后来几年都有名医随行,这些名医为日本官员提供医疗服务和指导。(注:Albert Hyma, A History of the Dutch in the Far East, Michigan, George Wahr Publishing Co., 1953,pp.158—159.) 但是他们必须服从日本幕府的要求,把荷兰商馆从平户搬到长崎河口的一个人工岛——出岛,每年必须付给日本人5500两白银(相当于19530荷盾)作为出岛的租金。即便如此,荷兰船进港时还要受到严格的检查,船上的小炮、火药和其他弹药都被搬下船,存放到幕府的仓库里;船帆被绑扎起来,船舵被搬走,直至船要出航那天才归还。检查官对待荷兰船员和官员都非常粗暴无礼,甚至经常用棍棒打他们,还规定未经检查官特许,船上的任何人都不能上岸。实际上,荷兰人在出岛的地位就如同囚犯,但他们无论如何都忍受着,因为其他欧洲人都被赶走后,他们就可做自己想做的事。(注:Ibid.,pp.161—162.)

  荷兰从日本主要出口小金元(Koban)、银、铜、樟脑、谷物、漆器和瓷器。小金元、银和铜的出口时而受限制,时而被禁止。按幕府的对外贸易政策,铜出口限制在40万斤,最多不超过400万斤,在1670年后每年大约保持在200万斤左右。这些铜被载运到东京、暹罗、巴达维亚、孟加拉、锡兰、科罗曼德尔、苏拉特、波斯和东南亚其他地方,有相当大量被荷兰船从巴达维亚再转运到欧洲。瓷器是另一种重要的日本出口商品,荷兰从中得以赢利。荷兰早在台湾设立基地时就已购买了中国瓷器,并将之运到亚洲各地和欧洲,而台湾基地丧失后,他们则改变策略,开始进口日本生产的瓷器。荷兰船上的船员私人购买日本瓷器带回国,售卖之后可赢利100%,后来这种做法被荷兰东印度公司禁止。波斯每年经荷兰进口日本生产的茶杯多达12000件。小金元的出口也逐年增加,它们大多被运到印度各地,如1675年有16800块小金元被运到孟加拉、21000块被运到科罗曼德尔;1681年有6438块被运到科罗曼德尔、另有同样数量被运到锡兰。据记载,在巴达维亚的荷兰东印度公司总督把需要数量的小金元分配给辖区内的商馆,同时以这种日本金元发放其官员的工资。因此,总督在1688年总共发了9009块日本金元、1689年发了11083块作为工资。这些金元经由荷兰回国船只载运到荷兰的数量却不多,如1693年49位荷兰官员寄了总共6350块小金元回国,其中有一位名叫Juliaen Beck单独寄了4000多块回家。在这些有利情况下,荷兰的对日贸易很兴旺,每年纯利润达40—50万荷盾,有时高达100万荷盾。这些纯利润比荷兰在亚洲任何其他商馆的赢利都高,在台湾和在波斯的商馆赢利分列第二和第三位,仅相当于日本商馆的一半。(注:Iwao Seiichi, Japanese Foreign Trade in the 16th and 17th Centuries, Acta Asiatica, No.30, Tokyo,1976,pp.16—17.)  中国商人在与荷兰的竞争中总是处于比较有利的地位,一方面中国商人可直接把日本人喜爱的生丝和丝织品运到长崎,以交换日本铜,而荷兰船则不能直接到中国购买在日本市场上畅销的生丝,因此在贩铜的竞争中就处于劣势。1684 年荷兰东印度公司十七人委员会曾给巴达维亚方面下达一道命令,要求他们设法取得对日本铜的实际垄断,以谋略挫败中国人在日本和其他地方的竞争。起初,东印度公司并不想直接打击中国人的竞争,仅是在1657年由巴达维亚总督命令长崎商馆大量收购日本铜,因为前一年有中国商船把17000—18000担日本铜运到巴达维亚,使他们深感烦恼,这些铜以每担20—21里亚尔卖给私商,有些还被公司自己的船只转运到科罗曼德尔沿岸、苏拉特和波斯。荷兰虽然垄断了欧洲国家的对日贸易,但是他们在亚洲的铜贸易也象在欧洲一样,都遇到了竞争。中国商人对日贸易首先有生丝为基础,于是把大量的日本铜运进了公司以外的市场,导致英国、葡萄牙和其他国家都有可能在澳门、东京、暹罗、马六甲、爪哇等地与华人贸易而获得日本铜,因此荷兰在欧洲市场的日本铜贸易中就无优势可言。(注:Kristof Glamann, Dutch-Asiatic Trade 1620—1740, Copenhagen, Danish Science Press, 1958,pp.177—178.) 另一方面,日本对外贸易额的限制也影响到荷兰东印度公司在日本贸易的优势,他们每年给荷兰的贸易限额是银30万两,而给中国商人的限额是60万两,高出两倍。此外,幕府每年限制荷兰进入长崎港的船数也一直在减少,1688年一年限4—5艘,至1743年仅限1艘。因此,在1715—1743年,荷兰每年对日贸易的利润从50万荷盾下降到约20万荷盾。荷兰把下降的原因归咎于日元的贬值,按他们的计算这是毫无疑义的,因每年的花费大约17.5万荷盾,有时(如1686年)高达19.3162万荷盾。由此,荷兰对日贸易越来越不满,有一段时间他们甚至想对日本政府宣战,但在长崎出岛居住的荷兰官员和商人都建议停止这种行动。(注:A History of the Dutch in the Far East,pp.169—170.)

  中国商人的竞争优势不仅使荷兰完不成出口日本铜的任务,而且还很难在其他商品的交易中取得太大的利润,因为中国商人在对日贸易中一直占有相当大的份量,即使1685年分配的交易限额也比荷兰多。据统计,在1700年左右,中国商船在长崎的销售量已是荷兰东印度公司的3倍。(注:Ibid.,p.178.) 不过,中国商人在长崎的贸易也受到日本贸易保护主义的影响。1668年,日本发布“节约法”(the sumptuary law),禁止进口外国瓷器或陶器,甚至于茶壶、杯、盘一类的东西。这个节约法虽然不一定有特别倾向,但或多或少是对日本瓷器工业的一种保护措施,以对抗外国瓷器的竞争,它直接影响到中国商船的贸易,如这年到长崎的中国商船就没有载运任何中国瓷器。(注:T.Volker, Porcelain and the Dutch East India Company 1602—1682, Leiden, E.J.Brill, 1954,p.158.) 该节约法在1670年被荷兰船员及其他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显然也被中国人)打破,他们也许得到翻译的默许,把违法的瓷器藏在生丝中载运进来。结果长崎总督于1683年8月12日再次禁止中国瓷器进口,已卸下的瓷器重新装上船,并迫使他们运回中国。这种法律的实行,我们可以将之看作是对国家工业的一种蓄意保护,生怕景德镇瓷器再次引起竞争。(注:Ibid.,p.157.) 其实,当时有的中国商船反而载运日本瓷器出口,如1683年就有25艘中国商船载运25251捆日本瓷器出口,平均每捆瓷器20块,总共大约有50万块之多。按照沃尔克(T.Volker)的看法,当时这些中国商人有可能把日本瓷器投放到他们在亚洲的外国市场。(注:T.Volker, The Japanese Porcelain Trade of the Dutch East India Company After1683, Leiden, E.J.Brill,1959,p.14.)  三  清初铸造铜钱使用的原料主要是洋铜,向来由中国商人从日本载运回国。如自顺治二年(1645)至康熙三十八年(1699)的55年间,北京户部的宝泉局和工部的宝源局,为铸造铜钱使用的铜达224.6万斤,其中大多数是日本铜。(注:浦廉一着、赖永祥译:《清初迁界令考》,《台湾文献》第六卷,第四期,1955年。) 因此,清政府极力鼓励商民到日本贸易,早在顺治三年(1646)就发布了敕令:“凡商贾有挟重资愿航海市铜者,官给符为信,听其出洋,往市于东南、日本诸夷。舟回,司关者按时值收之,以供官用。有余,则任其售于市肆,以便民用。”(注:《皇朝掌故汇编》内编,卷十九,〈钱法一〉。) 在朝廷的鼓励之下,到日本购买铜则成为当时中国商人到长崎贸易的主要目的。据有关资料统计,自1684年开放海禁后,日本铜出口的数量急遽增加,在1684—1695年间,每年均有300—400万斤出口;在1696—1710年间,因日本铜生产达到高峰,每年由中国商人运出的数量达400—700万斤。(注:刘序枫:《清康熙—乾隆年间洋铜的进口与流通问题》,汤熙勇主编:《中国海洋发展史论文集》第七辑上册,台北:中山人文社会科学研究所,1999年,第111页。) 然而,铜毕竟是一种非再生资源,输出的数量越多就意味着日本铜的产量下降越快,为了抑制铜的大量外流,日本政府不断地采取限制措施,至“正德新令”发布后,日本铜的出口量即明显下降。

  铜出口数量的下降也就是中日长崎贸易走向衰落的开始,而此时日方又借发放信牌之机,大肆敲诈中国商人,“凡倭照一张,值银七八千,每年更番出洋者数十余照,彼之为利甚大。”(注:《朱批谕旨》第40册,“雍正六年十月十七日,浙江总督管巡抚事李卫奏”。) “商人唯恐不得倭照,每次必重赂译司,历年积有厚赀,彼处将军因而大肆需索。自康熙六十年为始,不论船之多寡,勒令译司缴纳金片二万片,每年逐渐增加。至雍正五、六年,译司即有亏空,将商船留难迟发,并于额定每船贷本一万两给铜四百箱之内,扣起一百五十箱,止发二百五十箱,各商带回之铜愈少,以致亏本欠铜。”(注:《朱批谕旨》第40册,“雍正十三年六月初四日直隶总督李卫奏”。) 加上日本铜的产量日渐减少,致使许多中国商人无法购买到足够的铜回国。这种情况在雍正二年(1724)署江苏巡抚何天培的奏摺中就有谈到:“东洋开采日久,铜矿日减。每年江浙二省铜商出洋者不过三十六船,从前每船载铜九万五千斤,近因采铜渐少,每船只得铜七万五千斤,约收江南海关者十八、九船,合计可得铜一百三、四十万斤,只敷承办一半之数,尚需一半,实属无从采买。”(注:嵇璜:《清朝文献通考》卷十五,〈钱币考三〉。) 即使在日本的史书中,也可看到有关日本铜输出数量不断减少的记载。如《吹尘录》“唐方渡铜额”条,详细记载了自宝历五年(1755)至天保十年(1839)凡85年间,每年中国商船输出铜的数量:宝历年间(1751—1763)是200万斤左右;明和、安永、天明年间(1764—1788)约150万斤;宽政、享和年间(1789—1803)约130万斤;文化年间(1804—1817)100万斤;文政年间(1818—1829)70万斤;天保年间(1830—1843)60万斤左右。大体说来,日本铜的输出数量是呈逐年下降的趋势。(注:《日中文化交流史》,第680—681页。)  由于日本无法提供原来限定的输出铜数量,遂使中国商船滞留在长崎港不能如期返航,即使持有当年信牌的中国商船也必须在彼处等待前年来的商船买足铜额开航后,才能着手进行购买,因此每艘船滞留在长崎的时间大约需20多月。(注:《朱批谕旨》第55册,“雍正十年十月二十一日福建总督郝玉麟、福建巡抚赵国麟奏”。) 仅雍正十年(1732 )滞留在长崎港的中国商船就达40多艘,至翌年春间才陆续返航13艘。(注:《朱批谕旨》第40册,“雍正十三年六月初四日直隶总督李卫奏”。) 面对这种情况,清政府不得不采取一些应对的措施。首先是改变采购日本铜的配额。如北京户部与工部铸钱所需的原料,自康熙五十五年(1716)规定由江苏、安徽、江西、福建、广东、浙江、湖北、湖南八省分别承办,但因各省商船采购不能如额,纷纷涌向进口日本铜船聚集的江苏、浙江两省购买。于是,康熙六十年(1721)把八省承办的京局额铜改归江苏、浙江两省办解,规定江苏办本省及安徽、江西、福建、广东五省铜数共277.2万斤,其中交户部182.71万斤、工部94.488万斤;浙江办本省及湖北、湖南三省铜数共166.32万斤,其中交户部109.626万斤、工部56.693万斤。实行之后,发现因日本出口铜量日渐减少,承办额数远远不能完成,故于雍正二年(1724)把浙江办铜额数减下来,分别下令与云南邻近的湖北、湖南派员到云南购买;江苏则仅承办本省及安徽、江西三省铜数,另外福建、广东两省因近海,可自行派船到日本购买。(注:《清朝文献通考》卷十五,〈钱币考三〉。)

  其次是鼓励商民自行出洋采铜,提高洋铜的收购价格。针对官方指定的“洋铜商”亏空过多,积欠铜数难以清厘等现象,乾隆元年(1736)下令江浙督抚,如有愿意贩铜者,官方发给信牌,听其出洋采购,铜运回国时,由海关道员酌量收买。但因部定收购价格每百斤洋铜仅给银14.5两,而市价值20两,相差悬殊,故乾隆五年(1740)把收购价提高到每百斤洋铜给银17.5两,规定“凡洋铜进口,以五分听商自行售卖外,其余五分江浙二省对半官收。有商人情愿贩铜者,广为设法召募,令其出洋采办。”(注:《清朝文献通考》,卷十六,〈钱币考四〉。) 然而,这些措施均无法改变日本铜产量下降的客观事实,根本的办法是迅速提高国产铜的数量,以取代日本铜的使用。清政府渐渐做到了这一点,康熙二十一年(1682)平定吴三桂之乱后,云贵总督蔡毓荣提出“广鼓铸”、“开矿藏”等理财之策,开始了云南铜矿的开采。至雍正五年(1727)云南开设汤丹铜厂,铜产量逐渐增加,各省承办洋铜不足的部分,都到云南购买补充。到乾隆元年时,云南汤丹、大水、碌碌三家铜厂的产量大增,几乎取代了日本铜的采购。据有关资料统计,雍正四、五年时云南铜矿的产量已达200—400万斤以上,至乾隆末年每年的产量都在1000万斤左右,为滇铜完全取代洋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铸造铜钱的原料来源解决之后,到日本贸易的意义就不显得那么重要。因此,当乾隆皇帝即位后下令各部院衙门、督抚就整顿铜政、开发铜源之事提出上奏时,就有大臣提出了请废止采买洋铜,停止对日贸易的建议。(注:刘序枫:《清康熙—乾隆年间洋铜的进口与流通问题》,汤熙勇主编:《中国海洋发展史论文集》第七辑上册,台北:中山人文社会科学研究所,1999年,第100—102页。) 其实,从客观上说,清政府之所以一反明朝政府对日本实行海禁的政策,鼓励商船到长崎贸易,目的是为了解决铸造铜钱的原料缺乏问题,而日本本国国土面积不大,资源有限,为防止白银及铜的大量外流,采取一些对外商限制的保护政策也是情有可原。只是幕府官员乘机对中国商人大肆敲诈勒索,致使清政府不得不解决依赖洋铜的问题,极力发展本国的铜矿生产。至云南铜矿发展到足以取代洋铜,满足国内铸钱需要后,中国商船至日本贸易的兴趣就相对减弱,中日长崎贸易走向衰落是在所必然。  综上所述,清初正值日本实行锁国,仅准许中国商人和荷兰商人到长崎进行贸易,而禁止日本人到海外贸易,因此当时的中日贸易实际就是中国商船到长崎的贸易。由于当时日本国内的手工业较落后,在对外贸易中处于逆差地位,为防止国内白银和铜的大量外流,日本政府多次采取各种限制措施,对中国人发放信牌,限制中国商船的数量、贸易额、输出铜数量等等,包括有名的“正德新令”。中国商人在长崎除了受到各方面的限制外,还要面对荷兰东印度公司的竞争和日本实行的贸易保护主义,更甚者是幕府借中国商人急于取得信牌之机,大肆敲诈勒索,而日本主要出口的铜产量又日渐下降,遂使中国商船往往无铜可载,长期滞留在长崎港。这些严峻的事实迫使清政府不得不致力于发展国内的铜矿生产,尽量减少对日本铜的依赖。至乾隆初年云南铜矿生产数量大增,几乎取代了日本铜后,中国商人到日本贸易的兴趣则渐渐减弱,随着到长崎贸易的中国商船数的减少,清初中日长崎贸易亦步步走向衰落。

作者介绍:作者单位:厦门大学东南亚研究中心。(福建 厦门 361005)

长崎传习与日本近代海军的初创

《 国外问研题究》 1 02年第 0期 

3总

1第7期  

长 崎 9 传 与习日本 近 代 海 的初军创 

杜 小 军 

山(大 学西 历史文 学化院 , 西山 原 0太0 0 ) 3 06

 [

内容摘]1要58 年3黑 事船件发 后生, 川幕 府和 各 藩开 始 展 发近 海代军 为。培 养 海人军 德 

, 才府 于5 1 8 幕年48 聘 月请 “ ” 舰 宾 法 比长 斯尤及其 部 属在 长崎 行 了预进备 传习活 动。 号森  5 18 年5 底,幕府正 式创 办 长崎海 传 军所 。从习15 8 5 年 1至 8 9年 共5 聘 了两批请 荷兰 教 官,  招

募了 期 包括三幕 府和各 藩的 学 生,养 了 大量优秀人 才 , 培 为近 日代海本 的军发展奠定 了基 础  

[ 关。词]键幕 府; 教兰 官; 荷 长 崎 海;军 传习

 [中图分 类]号K1 . 6[ 3 3 文献3标码识A ]

 [ 稿日 期 2 1 ]— 0 00收 —28  

[8 章编文号1 7 ]6 0 0( 0 004 0 6 4— 2 12 1 ) —30 4 ~6

作者简介 ]杜 军小( 0一) 9男, 1 7, 山 太西人谷 , 西大历学史文 化学 院教副授 。  山幕末 , 面 欧临美列强坚 船利炮 威胁 的和 殖  民地化的 机危, 川幕 府德各和藩 始开购买 船 舰 、进引  欧先美进 术技 ,办 近 海 代军 。长 崎 海 军传习所  创

15 84年 ( 安 政 年元) 月2 , 国王兰 威 廉三世 荷 

派荷兰 东印 度舰 队蒸 汽 “ 宾 舰” S bne )森 ( o m g i 

号到

长崎 送达 荷 兰政 府的 信回, 中建 议“ 购   致 欲信船舶 如莫先购 火机轮 器讲 运 用 习 之 , 法船 以得 使 自 无碍 ,在 固制备 。果如所 讲 国, 自 派员应  足前荷 往,罄 传 其术, 襄贵 国”   4而。就 创 海办军  资 _ j

的问l 题 ,宾 森”“ 号 长法舰比 尤斯 .(a i G) buF中校   s向

水野 德忠提交了三 意份 见 书 当时 , 世 的界海 

对为

府幕 聘荷请兰海 军教 官创团 的 日办 第一 本近所 代  军海 育机 教构。 本文 拟该所 对的创 立其及相  关的

海 传军 习活作 一考察动 。  一

崎 海军 习所 传创的 立

15

8 3年 ( 永嘉六年 ) 6月 3 日,国 印东度 舰 美

司令队佩 里( t e  a ri   re 领 )由4 艘 M a h C l a wPhr 率 tb ty 战舰组 成 的 队舰到 江达户 东京() 浦贺海 面 ,今 湾 威 胁幕 府开 国。 年 翌,佩里 率 领由 1 舰船组 成  0 艘 的 国美 舰队再度造 访浦 贺 , 一 步对日 本 成 冲 造进

军 大

做 了 明说, 并 劝幕府不 时机失 创建海 军。  第一份 意见 书大 体 容内如下 : 日本的 地 理  

和人① 文条件最适合 发展 海军 , 国 创是 设洋 海  开

军 式的好机会 西 ;海 军 已从欧风 帆战 舰时 代进  入② 蒸 汽 代时, 今且后 将 螺旋 是时代 桨,造 舰战已不  新 用明轮式 ;③船 体然 当可 也木制, 但 界大 世是势向   船铁发展 ;④造 方船 也面需用心 , 必要 事有 了先解

造 船厂 ( 船  渠、 船 场 ) 修 和发所 动 工机 厂 (厂 、 冶煅 

击¨

。 惊震之 余,本 政府深认识到 切本日与外 

日海军 国展发的巨大 距差。故此 , 早 府在 15幕 38  9月便 取 年禁 消止建 造 大 船禁 的令 , 允许 各 藩大   并

名制 军舰 造。1 ,通府过 崎 长奉 筑 行 守水  0月 后 幕 忠德野委 长托 崎出 荷岛 兰商馆馆 敦凯长尔 ?卡尔  裘

斯 ( . Dne Cr u)J H. ok r t s u向 兰 订荷 购 军 。舰 但  i 荷 兰因 里米克 亚战争 局外 中 ,立 出能 口 船舰等  不 军 品 用 ,有 上马 答应 日 本的 请 求J   没与 此 同。 时  ,幕府 委托 还 水野忠德 就创 海办军 问的题 询咨 卡 尔裘  斯 。

 .

造厂 、 械 工加 厂) 知识 ; 通 学 校过 、习  机 ⑤ 的

传所 养海培 士官军 、 及士 通 普士兵 (下 包 括航 海 、 运 

、 发 动机 、 、 手 术 夫 、 及 兵士 )好 其,  炮水 伙 较 尤士官培 养应更如此 。 士官教育也 可 采用 海 军到先 

进 家 国留学 方的式 。兰 荷府在 上述政 两方面都 准

备  助 日帮本。  

. 4  

4 二 第第 三和份 意 见书 大体 内容为 提:示 日①

本欲  荷向兰 订购 的巡 轻洋舰 (ovt) cre t价格的 e ( 每艘 约四万 两) 括 船包 体、动 机、 装 、用 相 关  发,舣 运必需 品 (锚 、锁 、 、 等具 ) 不 含 大炮包; 如 铁 帆船 , ②  今 的后炮舰都是 使 用 炸裂 的加 农弹 。青 炮铜 炮已 

1月 日离 开 日本 5。 比法 斯 尤选 新派任 “ 宾 ”森 号  

舰 佩长 尔斯 ? 肯( . .  e Rsjn 大 k尉 为  林 G CCPli e )   c

舰 队 司

兼令海 军 传 习教育 班 班  l长。 此 ,外 l 法 

比尤 斯还针 对 本日 设创洋式 海军 应具 先备的知识  如( 西海洋 军舰内 规 则、 军 旗 、 章 长 心得 等 )海 舰 提 出了 自己 意的见 。 

伍落, 西洋 已进入铸 铁时炮代; 荷③海军传兰将习 进 行 蒸 汽驾驶 ,船大炮 、蒸 汽动 机 的发造制和操 作  等相

教 育, 日本 传 习 生至 少 学 应习数 学、 文、天 物  理、 学等基 础学 科 ,化 以 及量测、 机动 、用 、 发 运  

2月 日9, 府式 正 定 决 派 生 到长 崎 学学 习  幕海军

, 由 井 尚永志全 权负责 8月。 ,荷兰将 “ 宾 ”森   号 赠给川 幕 府德 , 日本I 将 其 改名 光 ” “ , 为观 成号

船 造 术、 等 事军学 科 ; 在接 受述 教 育前上, 炮 ④ 最  在 好崎长先 设 兰荷语 校学 传, 生习先 语 学 ; 言 ⑤让

 兰荷派 军传海习 教 师 团 、 收 士官留学 生以 及  接在其 他方面 助 日 本援 的 提前 是 本日 和 荷兰  

约  ~缔。

 其近 代 军海 第 一 舰。 应 永 尚井志 请 求,户 的 老   中江、 寄年从幕 府 直 辖 士 武选 派 中幕府 海 军传  习

若 人生 选预 定。 “光 ”舰 长 候 选 人 身 份 应在  旗观 舰

本 之

上, 并 其从 中 选 任择命 传 生习 学生长 学。   长 生责负 理 管 传生 , 习向传 其所 长达 、官 的命令  并 教

事 。项 结果, 持 次亨郎 ( 定 格 目徒 付 , 米永 勘 禄 1傣0) 矢田 堀藏景( 人 组十, 米 0依1 )  胜5、 小 禄 、 0舟海( 小普 请 组 , 4米禄 依0) 选为学 生长 由 。被 

水 野 德忠根据 比法 斯 尤建 议制 书 定了个一从

荷 兰购 买舰军、 办海 军 习 所 和传 创立 幕 府海军  创 总体的 构想 : 去 年从欲荷 兰 订风购帆 战 舰 和蒸 ①

 商汽 ,船据荷 兰人 建议 改为 订, 螺购旋桨式 轻 根  应

胜 海舟的 地 在位 御 家 人之 下, 幕 府选 派 学  生 而 为多 家御人以上 ,于便 对其学生 发令 ,为后来 将 其   升也格为禄 米 1依0的小 十 组 。除人 长候选舰人   外, 0幕 管 理层 还府 确 了定一个 具 有 文天 专学 长的 

殊特人选 , 在是 府幕 天文 方 工作 笠 的 间藩 士  就 小 野友 藩五郎 他。 抄 曾 译 荷兰四 卷本 航海技 术 书 

巡洋舰 和 蒸汽船 各 一艘 ; 为培养 船 员 , 长崎开  ② 在 设 海军传 习 所,聘请 荷 兰军 海 教师 团 ③;不采 用开 设 荷兰语学 校 的 案 方 习,所 课授通 翻过译 进 ; 传行   暂 不 采 用④留学 方 案 ;本 案应 征 得 长 崎 目付  ⑤

即(察 监)井岩 之 丞 (井 志 ) 永尚永 同  。意  接 到 水忠 野德 构 想案 , 席 后老 伊 势中 阿守  

首 渡海新《》编献给 府 ,幕这 次被选他幕府作陪臣 传习

生    

。 正部弘 按惯 例 将 其 交 给下 的属大 目 付、 目付 (包 括 海 褂 )防行 研 审究 查 ,果 大 家 致一赞

同该   进

结案。按 上 述构 想,创立 式 洋 军海 、入军 舰 及设立 购 海  传军习 所同时开 始 。   月5 幕,府 毗邻在 江 湾 的户 筑 铁地 炮洲 ( 东今

9 3 月日,府 选 派的 传 习生 分海 陆 两队 从 幕

江户前 往长 崎: 海 者 乘路坐 萨 摩藩 给献幕 府 的走 “ 平昌” ,主 队 , 矢 括田 景堀藏 、海 舟 、 为 包号 胜 望

月大

象 及春山辨 藏 传等 习生 。此 外 ,还 造 有 匠  船藏熊 吉 、 术师长男下 曾 根 次 郎 助 ; 陆路 为小 者 炮走

野友 五郎等l 7 人   卜。  0月12 ,日 4永井 尚 会志 矢 同堀 景田藏 、   海胜

港 区 )都讲 所 ,武 幕臣 弟 传子授 剑术 、 设向 枪   、术 术、 中 战 术 等 知  。识7 6 月日 ,崎奉  炮 长水

将 行 兰荷回信 转 呈幕府 ,军 然欣接 受 信 建中 议 。 将  8 , 森 宾 月 舰 ”长法 比 斯 尤 长 受崎 行 聘奉  “ 号

、舟持 亨 次郎在长崎 奉行 西所厅与学 生 见面 ,永发  表

示 训 :称我 国 创 设海 军 前所未 有 。 蒙选 派 练  习者 “虚宜 心听受 , 可拘 旧式牵。 宜 和尤衷 提携  

不请

,以该舰为教 材 , 幕对 府 关官 相 员幕府及选拔 的 

佐 、 田贺、 萨黑摩等 武藩士 弟共 子2 0人传 海授军  0

础基 识知  。 教学以 堂讲课 授为 主 以军 舰,   辅驾驶

、 器操作 、海 等 习实 活动  J 航 机该。舰 三 个 月 

后回 国 。

诱掖   ,以 研 发期 奥蕴, 求实 用…… 曾观 世之  学力

生 , 所长 以凌 他 人 ,师 心自用, 恃 或动 愎刚不 降,  至

15

8 5 年(安政 二年 )月67 , 目兰驻 爪哇 东荷 印舰 度队 次 派再军 舰访 问长 崎, 日 本 政 要 求府 其

各相 仇挟 ,坏以国 事……尔等 选练习应谓可荣 ,矣  力宜世弊,鉴 除尽 习痼, 专砥精 ,砺臻 成良, 以器 

备国用 ”  。

部 成 员 分 暂留 本日 传授 汽蒸船 技 术  。这次 法  比尤斯 担任 吉德 (ee 舰 )长 , 舰于 年同J dG h 号 1该

 l 2 2月 , 日府 正 宣式布 开 办长崎 海 军传  4 习幕 , 所 光”观 为 实习 舰, 以“ 号高 聘薪请佩尔 斯? 

?

4 ? 5 

林肯等 2 名2荷兰人 教 官任, 括舰 长海 军大佩  尉 尔斯 ? 肯 ( 包官 团 长 ) 团副舰 海 长 军中 尉. A 林 教、

螺、   笛、鼓 须 有 码号 外 还 应,记 录 当天 的 天 气。 此  

节 假 日

, 午上 旗升 后 清洁 卫生 。下 午除值班者   外 都放 假, 平 时懒 惰 不者 准假 但,以对 砥其 , 砺  平时

A Gau e .(s re wn教官 副团 长二团等 士 官) 军 中 海、 C 尉E 二 g士官等) 海 二军等 计 G会 Pre.  e(.、 H. kra

 do 、 geYn e 海 军动 机少发尉D ix和o H.. vr om kYE e. 

r、 a曹长 PGu k( sa 兵.rmp 海军 下e士 掌帆 长 )J 和.

 J S kh bir ( 军下士 ) 军 医 Jn Kr l  a .cie n e n海e g a  a、e v n

 奋勤者虽是其值 日班给假 也。  另 规定幕 府和各 藩 学 生 流轮室 内上课 在或登 舰练习, 并

规 幕定府 派学 遣专生 修 科目:佐佐 仓 

太桐郎 、 岛源八 郎 、 泽 纲吉 、 木勇次郎 土修   岩 长 官

dBokn一等 兵六水人 、等水 兵两 人 、等火   eor 、 二一夫 四 人、 等船 木 匠M . rH及 n 二缝等帆   工 M二. evi c.

. a i r tJ4A v W end ¨j 。。

学;

岛中 郎助三、 石井 修 修三 士官 学和 造船; 月   大望象修士 官 学和蒸 机 汽 形作; 右卫 门、 尾 浦三 新  郎 十、岛 铎 次 、 郎 川藤五 郎枪 炮修 ;松蜷 白藤井三 郎  

教 学工分为 佩 尔斯 ?   肯

林教

海航和运用 , 团副长A A Ga u e 造船 及  . . serw 教

修会n ; 计高兵助柳 福冈、金吾 、土屋 忠郎次 小、野 

友五郎 天 修文 、理 及测 量 ;龟松 郎 、次内卯 吉 地  镰竹郎 田、鹤次 郎、 岛太羊 专 修郎 发 动机, 修管  吉 小 兼 理 火工; 山 辨 藏池 、龙右 卫 门、 边 绪 贤方 次修郎造  船 ;平 作 、 田口 与右 卫 、 门八郎田、 岩 滨山 武井 四茂 郎 、  内胜 郎三 专修 船舶 驶 , 修 驾管理 水   兼竹

王[6] —8 4 22 

J  o  

炮术 ,. e 教 具 船和测 , 量 .re PYene CEg G H.kra  g od

荷 教语 、 兰 术 、 地算理及 庶务 ,动 机 少 D尉o  发 om ix H— I .rav ks和  E e ra教发 动 技术 机¨ 、士 J J Y  下 . .  Shn eb re ck i eg教i 炮火、 等 水兵 鼓 R手 J f H   n .二 . tei j

责负训 练 手鼓_4。 长 奉崎 行 所西 厅 被 作为 讲     3_

, 日均堂 课6   。  时

、第 一期 学 生的传 活习动

 长崎海 军传 习所学 制两 年¨¨ 。 ∞。第 批一学 

先专 业课 和 于实地教 育, 先 始开 授 的课 是  首数学 荷 兰和两语 门 基础 课课 堂 在长崎 。行奉 所西 

厅 个一独立的大 房间内

, 由冬天 只于炭有火 , 对 

盆生

包 幕括府 官 员37 、 名 匠人 及 2藩各 志 士1 木8  

2 ( 人 儿藩 1 鹿岛 人6、 本藩 5 人、 藩冈 2 熊福 8 、 人 

习惯荻 方 南尼爪 哇炎 印热气天的 荷教兰官来 说比较   ,冷以他 们多次 要求改 善 学 环教境。 实习活 动 所

藩 、1 人 5佐贺藩 4人 7 、藩1 津 2 、人 山藩4 人、福   川挂藩 人1) ] 。  需所 水 从 手 饱 盐诸岛 选   6 5 ,派 4 5共 。除人 陆上 讲授 演 ,示 常 登舰 操 。作  还为便 实于 , 府还习将新 购的 600枝枪中的 02幕  0 0  枝 留 给 崎长_ ” 】 。 其目的 短从看 是为期“   光 观” 

号 以及 将 荷 向 订 购 的兰两艘 轻巡洋 舰 养 船 培员,   从 远长看则是 海 兵 军校学 育教 的 开 始I这 。也 l 。

多利用大停于大泊波海面的止“观 光 , 舰” 习生  传利用自 制单 桅 小艇 来往 于 大波 止 “和 ” 之光  观舰

间。“ 观 ” 舰光 自有己的 舰载小艇 , 是其 教 官  但团专用 交 通 艇 故。此 ,本日人 船匠在荷 兰 船匠M.  

. ri 导下 M 练习制造 欧 单式桅 小 艇。佩 尔  eH 指 n v斯 ? 建肯议 在海 岸 附 近 建立 短艇造 船 。厂  故 此,林 设 新制了 帆和锻 冶厂厂 , 传 为生 提习供 了良  也好

的实 机 习会 教和 材∞  

。真正 与义 意上的 军 海大学相 比 一 期,长  崎第

E本 正 的欧式 式军 海教 的育 开始 J  l。 传习 生船上练 习 息作时 间为 : 早晨 ,夏天 5点 ( 冬 天 点 6) 螺吹击 鼓 起 床 ,呜 钟 下 一 早 , 再餐饭 

后专 换服 门 清 装卫 洁 生;午 , 上8点 水半手 升长  旗 ,部 长 检查班船 员 击 、鼓习洋 枪 和 帆 张 值,演 然 

海军

传 习有 点兼 备航像 、海 用、 术 发及机 动  各 炮 运科的 海军综合专 科 学校。 该 学有校专为 士官开 设 

高 等科的和 通 科普 课程 也, 有为 下士和普 通士  

兵后点名。其 后 ,长 派 小 接船教 习到 练 船至习正  船

午; 中午 收拾 器械, 后餐就, 响再钟 一下 收餐 具 拾 ,

安排下午 练用器械后午习 ;休下午 点接教习, 到 2船

练到 4习点 ; ,昏螺降 旗 、 黄 吹 鼓击 习、洋枪 、演  卸

并帆 拾用收 具。值 班部 长检查 员船 、炮 ; 8 晚 枪

 开设

的 习生练课 程 。 外 , 此附设 了荷 兰 语 数和 还 学 程  课4   ] I。   一期第 海军传 习 生行进了 多次 长 距离远航练  习

, 其尤 是15秋 ,末8 年6胜海 舟

曾率 八 七学名 生、  兵 水六名及两 名 荷兰 教 官 “ ,光” 远 航 乘, 丸观  先到 五岛 , 入对 马 峡海 , 到终 朝达 鲜 山 海釜 后 最 面

 。

点 吹 螺 鼓击就寝 , 班部长 巡 视 船,内 防意火 值 ,注

 风雨 遇 检则 是查否 下 重 锚及 和 发 舵动 机是 否 正 

。 夜晚值班 人 员 每一点 钟 换班 , 班须时 检查  换

有无被易 侵入之处水 其他及疏 之处并失记 录  。?

长崎 军传海习所 江户离较 ,远加幕 府 决 定  再

? 6  

在江 设户 练所习 以扩大 海 传 军习 规 。模 此 故,  总监 永 尚井 及 第 志 期一 业毕 1生名5驾 驶 “ 光”0 观   号于15 78年 3 月 日2返航 江 户 , 田堀 井 藏率 6 矢其 人余 员从陆路 返回 。   三、 江户 军 舰讲 授 所幕与 府主自 传尝习试   川德 幕一府 想 直 试尝自 主进行 海 教军育 , 但 又

不想让荷 兰 知人 道故 此 。,8 7年 1(5安 政 四年)  

1 日,6 崎 传习 所总 监永井 志尚和佩 尔 斯 ? 月  长

1 到 下午 4 , 论点晴 雨 习摇橹 。每 月 朔  0 点无

望 、 年每 五 令节等 放 假E。 学 日学 开生须 穿 礼 服 t,  平 日 穿 常服。 出进 练所训须 持 片名 登记 ” _  。 4 

1。 5, 89该所 名改 御海 军 操 练 ,所海 舟 任 主  胜 管 。  因后火灾 于 16 8年7迁 滨到御殿 , 停 年翌

。办治 明新 维 后变 为 海 军 学兵 寮 而, 成为 海军 

进兵 学 ,校 为 明治 海军发展 的基 础。 成  

、 第二四期 学生 的 习活传动  崎 海长 军 传习所第 一 期 教 育 始 开 一 年 际 之 , 作 为长 候舰选人 的 永 持亨次 郎荣 升 职 ,他 必 要 选定有新 学生 。长而 就 为引 进蒸 汽军 的舰培养 船 员

林 肯  座 。谈 井 尚永 向荷志教 兰 团官团 佩 长尔 斯?  

林转肯 达 了 府幕领 层 导让传 习想 所监总率 成绩优  异的 生在学 有没荷 教兰官 助 帮情的 况乘下“ 观  光” 独立 回 返 户 , 江舰而 让成 绩 差 的 学 生以 及还 没

完 成有学业 的学生 继 留在续 崎长接受 荷 兰官教

团  育教 ,从 户江 招 募轻年学 生做补 充的 意向。 并

 传习 的的目而言, 第一从期习生 的传成看 , 无论  构是学蒸习汽械机人的 数 还,其是力都 能较比弱, 还

 足不以 军舰为远 航 供提保 障 。 故 此, 府 认 有 为幕 必要

培 养更 多 的 蒸汽机 技术 人 ,才 好选 择 素质   最 较 的年好 轻 到 长崎人海 军 习 所传 而。 随箱着馆 、

 对 此 尔 斯, ?肯 认

为 对 日由本 独人立 驾 驶   佩  “

观光” 返 号江航户 需 还 重慎考 虑,让 一些 学生  而

没在有 完 成 预定 课程 的情况 返下 回江 户 有些  

新 溺 田等、 即将地成 新为 开的港地 , 下为 加上述强 地 区的海 防及 沿岸 警 备 ,要 对 必相 关官 员 其及   有属 部行进 训培 ,养培真 正的海 上备 人 警 才虽。 以 然

在15通 过 “ 8 4 森年 ” 、宾 5年8通 “过宾 ” 号1 森5  和“ 德 ”舰 已经对 长 崎 地 本海 警防 人备员 进   吉两

惜 。永井 尚 答 志称 复就 上述 况 自情曾向 己江反  户过 映己的自 见 ,意幕 府 领 导层仍坚 持 己 。数见  

但周后 , 府 式决 正 定 由E人本独 立驾 “ 驶光” 幕 t 观   返号回 江户 。 为 此 崎 ,传 习 的 所本 人日 独立 对 长 “  光观 ”号 行进了 修 。3整月4 日晨 , 光 号启 程  

观返 航 江户J    。

  过行实地讲 习 度 的程 事海训 练 , 还 算 不 上真 正 但 的海 防

训练 基。于 上 述 必要 性, 军 习传 所 监  总海

月4, 于 主 自建 创海军 的 幕 在府江 户 筑 地 急 南  田原小町 武讲场 开办 军讲舰 所 授_ 。幕 府   下8  令 “

府旗 下群 , 士幕 其 子 弟凡有 志 报效 者 ,准人 

永尚井没志和荷 有兰教 官团面方商协 便,定决 增加~ 传 习生期, 主 要目的 是 作第 一 为期的补 充 其

和 对长崎本 地海 警上 备人 员 进行训 练 。故 , 第 

此校。 禄食 万 石 以士下人及 陪 有臣才识资 用 者由其  主 转禀 同 准 练习 4 ” [23。该所 由 井永 志 尚总 理  校 7 务 , 田堀 井藏 任 教头 ,余 教师 为 佐 仓佐 桐   太矢

其郎、铃 藤勇 郎次 、口 右卫与 门、田平 作 滨、 岩山本  金

期 传二 生 习 共 69 名 , 幕招府募 生学外, 有大 除 还 量 长崎

本地 上海警备人   员  。

1 587 年(政 四 )年安 1月 府幕选 派第二 批 传  习 生 21名 , 为 臣幕子 弟 86都 ] , 三组 本 ,武  。3分梗 扬、 泽谨 吾 、伊 平松金 之 、助本 久作属 住 臣部  幕

尾屋厄 介( 厄 即“ 介客” ;田井 藏、浦 金 次郎、 食 冈 )松  吉

见 健 之丞 、 铁 郎 太属 远奉 国 行组 ;田滨 五  伴 肥

郎次 、野 五友 郎、 修 三 、 石小井中滨万 次 郎 , 理 助教  师为尾 形 作 右 卫门 、 土屋 忠 郎 次、 川关 伴次 郎 、  

村田小 一 、郎 仪木石卫 门 、川喜 太郎 、 小铃蟓本 横辅 、  近

藤熊吉 。  

、 井烟藏 弘、吉、 冈 盘吉

属 江 太 川左郎卫   安 柴

门组 松 。

 

练 该所 于习 7 月 1 9 t开学 ,E 章其 程规定 :学  “ 为期每年1 1   至1月 9 El2 月 1 日。上 课 时问   为 9上 午点8 1 至2点, 午1 下点半 至2 点3 每。 逢一 、 

对长崎 海 警 上备 人员 没有 进 行并 别特 教育 ,  

其 程课 乎几 和 幕府 习传 一生 。故样此 ,来 他们  发后 挥了 海预军备役 员人的作 用。  

五、第三 期 生学的 传活习 动15 87年 月第3一 批 习生 传 返江回户 ,后 海 胜 舟 同 中岛 郎助三 、月 大 象 山 、辨 、藏田 进  望 之春饭

九、日 测习及算术量, 、 日 、四二 七 习造 船,、 三 八

 日蒸习汽 , 、机、 日船习具 , E习 船帆 、,七 五 二 t十 二 

八 日习海 上炮 术, 日和二 十 三 习日 射 击5。月  二1 0 日 8月 至 晦日(阴历 每月 的最 后一 )天 习泳游,  

其 间

三 、、、 练习日上水马。调水手每天上  八五 十

助守留 ,负责新教I和学生师待 接 , t 其E他务事由 目

?

 

4 ?7  

付骏

河 守部长冈接管常。同 年5 ,月原海 传习 军 所 图书 木头 村喜就毅任长 目付崎 兼海 军传习 总 

监所 增选。 二 第期学 生 泽 谨伊吾 学 为 生长。此 外 , 考  虑到还有 第 期一 学生的 留 级生 海 舟,仍担 任 胜

学生长  。 

生学中 挑 选了 5到 23O人 成组 一了个 翻译培  

班训。 

15

88 5年 月3 日 府 向荷, 订 兰 购的 一艘另 幕

军舰 “ 号 ”户(改 称 阳 ”“号 ) 达抵 长 江 后 朝崎 ¨ 。 于“ 临由 ”毗咸 返号回江户 , 舰 的 到 达为 

该8

月日4, 本 日向 兰订荷购的 日本”“ (号 后改  

教 提学供 了便 利。 鉴 练于习舰 缺乏 , 日本 还 购 买

 了锚泊 中的英 国 船“ 特 利 娜? 雷 希亚” , 卡德号 改 名 “翔 ”。 “阳 ”到 达 后 , 鹏 翔 ” 派被 鹏  号朝 “号号 往 江作为户军舰操 练所 练 舰习  

。 称 临“”) 达 长 , 崎乘的 有 由 兰海荷 大军   号 咸抵

尉搭卡廷迪克 ( l eh JnCr sr drHus Wim  e a  o lo i  ey— l n id 

lsVKit n ie 带 队荷的兰 新官 教 e a3 at d ) kl le j7 名 。  

次 的这官教 从是 荷 本 兰 海土军 中 招 募 的

 

,后

 1 85年91月 5 ,日 舟 海驾 驶 阳 ”“, 胜 朝号 同   海 航土 安官 井烟 藏 、铁 伴 太郎 、冈盘 吉、 松 见吉 健

 丞 之, 动发 机士官 浦金

杉次 郎 、田 井及藏他 其  人岗员返 江回 户。由于荷 兰 政 顾府虑 国形际 势 止,  停

来有三 人因 品 行 不 良 勒被令 回 国。 第与一 次 的

  22 人相比 , 可 次以 荷说 兰 派出 了 大型 官 教。团 这 

从 职其 务成构看, 包 括了 计 、 军会乐 队 、兵、 字  骑 活

刷师 、 医印 等 官近代海 应军该 备 具的 务职。这 也  说 幕明 府求要传 习 内容 的 拓 展 。与此相 , 伴其 对 军海 以外领 域 的 响 影 扩也 大 。特 别是医 师 贝庞  ( o

e nved ro,r8 —109) 荷 兰教  P mp  aMe erot 12v 98 在官 团 回国 后滞留 日本 , 长在崎 居达住 年五 久 之,   受接 其直 接指导的 日本 医生达 1 3人 。 经 建其议 , 3  

向日 本 遣教派官 ,幕 府 2于月下令 暂 停长 崎海  军 传 习 生都,经陆路 回返江 户 留木, 村喜毅 理  处  学善 后  招。  六 诸藩、 崎长 军传 习所毕海 生的业 传 活 动  习 贺佐帆 诸 在 中藩较 早 展 近开 代 军海 教育 。 

15 84年 8 , 贺月藩派 杉谷 雍助、 佐 中野 喜左 卫 门 、 

府 I6 年建于 立 了本日最 早 的西洋 式 近 代 医  18院— — 崎长养 生所 ,开 人创体 剖解 习 、实并 乱 霍 防疫、 梅

检毒查制 度¨ ∞ 。   

桥 本 内藏允

、 田 中三弥郎 等 加 了第参一 长 崎次海   预备军传 活 动 拍习15。  88年, 藩 在三 重 津  该设海 军所 。 翌 ,年 增 设所 海军寮 、 该 练 训 等设场施 ,  成

为 副其 名 的海 实军 教育 机构 _ 1  该。 由长 崎 所

月1 日, 兰旧教 官 回国 同月 ,。 府新  6 荷 派第幕三 学批 生 6名 到达 2长崎 这。些 学生 都从 旗

 、 御本 家人 的次子 、三子 中 拔选 。 。翌年 来新学

生 1 名, ]    F  。1 4

海 军传

所毕业习生 佐野荣 佐 卫 门 、 寿木 安真左   门、 卫中牟田仓 之 助 、田 孙 等 作教 任官, 增 用荷 兰 海 军 传

习赠给 教 的¨材以 长 崎 传 习所课 程为 基  ,

果 如说第 一、 期 二 传习生 是人 群体 成的话, 第 三 期传 习 生 还大多 是儿 童 。其 年 龄 除两 个 三 

例 外, 多在 五十、 二至十 、 一 六大二岁 之 间 。之 以所 

础 ,授航教海 、 船 、术 具、、 量 等学 。科  造学 船 炮 生 为测该藩以前设 立 以的学 海军习 主 为的学兰寮的 

学 生 5 【 0名] 16   。 所 该 军海训 练 活 严动 格 上按  午 8点至1 2 点,午 点 1至4 点 规定的 进 行 , 多下

为室 课 程 , 内时登 船训练 , 准用心 暗记 ,   准有只 不 笔记做 _ 。 佐野荣 寿 卫 门左 总任管 ,该 藩 的  2。 使

此如, 要 主是 由第 于 三期 军海传习 的 目 标是 行进

 针对 未来的 海 兵军校学 士官的 入门教育 。  

第三

新生期 规 则 等与第 一 期 体 大 同 ,相只 是

  科目 面增方加 了 医 学、 骑兵 等课程 ¨_ l   教。学 分

 工 团为 卡长廷 迪克乘 船常教 和舰 内规识则, 、海 航

  海军教育 享各誉 藩   长洲藩 。在于 1 588年 月 派7第 批二 学生前 往 

长崎 军海传习所 的 时 同 立 西 洋 学 所 。,该 除  所设

造船及 蒸发汽动机 论理 技和术 则由 等一 士官 、   二等官士及发动 士官机讲授 ,外 计会士官讲 数学 , 此   军 医 士官讲 理物和 化学 , 础学 教 师科讲荷 兰 语  基算和术  J因。乏 翻缺译 , 地 从岁8 1到 4  特5岁 

历史设、地理 、 理物、 化等学科学, 也 进陆行军 教育 。1 5 89年 月 6, 龟田之 、助 田虎次 郎、   屋 梅户

栗彦郎、 波多太野藤 卫兵、 藤 井 百合吉 岭、 丰 助之 

①廷迪克卡毕 业荷 兰于所一军学校 ,8 海年9升海军任 尉并大 担舰长任 13, 时是荷兰当国王 廉三世 的侍从武 官威大尉。  

来后 曾在 1 8 16至年 6186年期 间任荷担海军兰 臣。他大为日 本荷赴的兰留生学供提 了种种帮 助便利 和 着有, 《 篮 摇代的时日 海本》军 记 日 《 长及崎军传海习 所 的日日夜》夜  。?

4 ?

8  

等 传习生 从 长崎 返回州 。长是 于 ,藩将 西洋 学 该 所 改 博称 习堂, 由上 述员学进 军行舰 驶驾、 舰 射炮

 击、 航 海等海 军 教育 。1 684 年4 月 ,于博习 堂  鉴

][造船协 会. 日本2近世 造船 史 ?治晴明代[ . M] 束京 : 

工 桨 囡 害 株式 会社 ,9 5 5. 13 : 5 

藤井哲]. 博3畏 海崎怯罩留 所[ .M ]京束: 中央 公谕 社,  1

19 9 .

不已满 能足海军 展 发 需求 长,崎传 习 毕 所业的松 岛刚  和藏 北条 源等藏 人极 积 动推立 建 似幕府 军类

 

[ 膀安房 着. 4]中岛雄 , 等译 . 日 本办海刳罩 [史 大 M] 束. 

: 川京 弘文 馆 9 ,6 吉   1I 0

.舰

讲 授 所海的 军 门学校 专故 。 。此长 藩州在 山口

  设海军局练 场习。 年翌 月 ,4 该以练 习场 为 基础,   在 田尻 设 立 三海军学 校 。 户田龟之 助 、 田 虎次   郎梅等任教官 最,初 的学生 4名 ,0习期 限 3年 学,开

  设外 语、 舰 用应、 军 造 、 舰炮 术舰 、 海 、术 汽技  航蒸 术 科等 目 。

 

][岛中半次 . 郎 教育史教科 5书[ . :京M] 束金 堂港 92, 10  :

7  7.

]海覃兵学[校 资编料[ B O ] h :/ w t .2i o e 6 E/ L t . w /w b b lb.p g 

B. /y~z/ry h. u t1 e pj oo huo shm .i 

阎京 生 ]. 花与锚 — — 旧日 帝 国海本军 发 展史 [ .7 菊 M]  

北台 : 堂 兵 出 社版 , 0 71.知 2 :0 

0总而

言 ,之 管长崎 传所习 的历史 不 ,长 通   尽 但该 过所 及与该 相所 联 的关 军海传 活习 还动 为 是日  培 养本 大批 了握掌近代 海军 度制 、 及舶枪炮   运船

知识用 海 的军士 官 ,胜 海舟 ( 曾如 任幕府 海军   的舰军 行奉 、治 海军第 一 任海 卿军) 梗本 武  扬明

[、]绦 原 宏.覃 劁 史毅 : 海 8 

l J灭

覃事 颇同 回   影

[. ]M 京束:J 求一口 ,I 96l 7- 1 8 . [ ]楫 正柬彦 9.海舟言行 绿[ .M] 束 京: 光馆融,9 7 0 1.

 0[1 山路]爱山. 海舟 膀[. M] 柬 京 :束堂害房亚, 91 11.   [ 11]腾 舟海. 军海史 ?雁 刻梭原海舟全集第本卷 八[. M ]

 柬京 :害房 , 9 5 1原6.

  (任 幕 曾 海 军 府副 裁 , 总 海治军 第 三 代 军海  明 )卿川 村纯 (义 、 明治 海军 第二 、四 任 海 军 卿)  第 、 中 田仓之 牟助 ( 明治 军 兵 学海 寮 即亦来后 海的 军 兵

学校 的第 一 兵任 学 , 头一任 海军 军 令 部  长 )14第 田滨肥 五郎( 任 海 一技军 术 总 ) 监赤  7 、 第1 、松 大二 ( 郎将 、大军 卿) 松本 顺良 ( 任 一 医  军 、海 第 监总 ) 。  故此, 等¨ 海胜舟认 为 正 是崎长海 传 

军2[ ]腾1芳述. 吉本 安编襄 海.先舟水生清 括川 . [M]柬 京:

 河 野 成光 馆 ,9 9 1  0

[3 1] 山外三郎.着龚 国 , 建希方和译.E 本海军 史[ .t ]M 

解 放 军 出 版 社 ,98 81 .

[4 1 ]贺佐 民  常念馆, :/t w.aea.e j/eua hp / ww gnts.np ntt - t 

i m 2o/ n 2c /c 2 no 2hm. 1 .t 

_

_

[5 1

]秀岛成 忠. 佐贺 藩覃史 [ 海 M] .柬京 : 知新 ,会9 7 1 1

:l0—1 77 1.

 所 和筑习地 军 海所对幕 府 和 藩诸 弟 子的培 养定奠 了 近代日本

海军 发展的基  ¨  础 

[。考 文 ] 献参  [ ]绦原宏. t 1 E 海本覃 扫 雇、 人 [   京.: 央 输  外公M] 束中

社 .9 818.

 [6

1]朴 荣. 溶海  诞 覃生 近代 日本 [ .D] 束京 口: 全

阴球研 究 会 , 03  20

[7.1 野] 夹.村 日本 覃海 雁 [史. M 柬京] :弘川文 馆 ,  

吉2 o 02

 Na

a aiTr igia d e y E t Nib d hM e noJ n p s v  g sk  a nn  n w   slal e   dr   a a eNae sy

 i- nU Xa j o

u ( r n  usrt sItt,h ni vntra,a y, h n 0i00 ) H o idCa le nt ueS a xU i sy T in S a x 3,0 6 ty u  i   e iu

A b sr ct at: fe A  h a k hpSsE vn n  153,   toe  a a  v lp nt re  n Tok g  w Baa   fn  lv as t s tt tr elc B i   tie  8  hm edm n vl de eo m e tsa dti  u a  u uk a da a ls lsea .     I4 Au us Ba. u e g ug da Cti  a u   n  i   oud n tso  hse i  o mbn  cor oy  p e aoay ta ngn — an 851  gt k f  n a   ep a F nis b a hd ssb r aei  t   fhpS e i g  ta r  tur rp t  r r ii e  t iy i  h r  eo oh  env tll  nr i  n na aNa Aitte e d o 5 5aBuf  e  pa fm a  a a  i rn  e t i  rit  nt e pup s   ft a a   aetta ingi  g k s.   h n  1 f 8v uk s ut  o r l nvl tanigc n e 

N, sgk . Fo 1   5 1 5 oaa a rm i 5 t8   89,i eg gdt g oo   pDu fc  n ct os a dcr tdu t ers m e tr f su  e ,t ndln   t na e  w r u os  t ihsr rt n   e r   hie   see o  t dsn s i c uig   eut

e oo Ba fu ua da v sll s e .aA  r tnam bor l —  r ie a et  

a e h   y fr t  vl p h s r  m k  f n   laas tt    sg e   u  feewl t—nad t lnsp v dt e w ao   hed ee mon  ftee mo e   to h   d ru

Jp n   a s ya ea e n v.

 eK  y rwod :sB f Dauh i tutco; Na a a ; v nlanitg uku ; c nsr t rg s ik a rai n  

责[ 任辑 编 :郭冬梅  

]?

?4  

从唐家璇长崎之行看中日关系

  2014年6月5日,中国前国务委员、中日友好协会会长唐家璇赴日本长崎市参加“中日友好21世纪委员会”非正式会议。针对唐家璇此行,日本媒体纷纷猜测“日中交流的大门有可能被推开”。事实上,这已经不是日本媒体今年以来第一次热议中日之间的对话交流。此前,已故中国共产党总书记胡耀邦长子胡德平在访问日本期间受到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私下接见、日本自民党副总裁高村正彦率领日中友好议员联盟代表团访华获得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接见,日本媒体都表现出了高度关注,并对访问成果作出积极解读。在中日关系陷入僵局的情况下,几次高层或民间的交流活动就能解开问题症结吗?该如何评价这些交流活动呢?

  首先,不必高估对话交流成果
  从此次日本媒体对唐家璇长崎之行的报道来看,仅仅关注到唐家璇的讲话中提到“抱着推动两国关系改善的热情而来”,就将此解读为中国急于改善对日关系,并进一步判断唐家璇访日旨在探索中日首脑在APEC会议期间举行会谈的可能性。笔者认为这种解读是断章取义,过于放大了唐家璇访日之行的意义,更刻意忽略了唐家璇讲话中的其他重要内容。例如,唐家璇强调中国在主权问题上没有让步余地,并敦促日本领导人正确认识历史问题。而对此,日本主要媒体都不约而同地采取了视而不见的态度,并且不加以报道。
  事实上,唐家璇访日及近期中日高层和民间的互动交流,都体现了中国外交更加务实和积极进取的一面。中方一贯认为中日关系遇到严重困难并非中国造成,并且强调通过对话解决问题。中国从未关死改善中日关系的大门,也没有中断两国的经济合作与民间交流。中国各界已经认识到,中日政治关系的持续冷淡导致双边经济关系随之趋冷,中日民众相互好感度更是降至新低,而这种局面对于两国来说都是不利的。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中国比日本更急于改善双边关系。此次“新日中友好21世纪委员会”避开日本东京,仅在长崎举行会议,也从侧面体现出唐家璇并不想赶赴东京与过多日本政要会面的意图。
  可以说,在日本政府没有从根本上改变其对华政策的情况下,中日关系全面恢复的时机尚未到来。
  其次,中日友好交往仍是主流
  以安倍为首的右翼内阁并不能代表全体日本民众,今年3月以来,为修复因安倍一意孤行而受损的中日关系,十几个日本各界代表团密集访华,并获得中方的热情接待。例如,2014年4月16日,日本前众议长、日本国际贸易促进协会会长河野洋平率团来华,受到中国副总理汪洋接见,河野洋平表示尽管面临诸多困难,日本经济界仍希望进一步扩大和强化中日双边经贸关系和互利合作。4月24~26日,日本东京都知事舛添要一访问北京,与中国副总理汪洋、中日友好协会会长唐家璇和北京市市长王安顺分别举行会谈。舛添要一表示希望此行能够对消弭误解略有帮助。5月4~6日,自民党副总裁高村正彦率团访华,他表示,“日中关系出现状况,问题主要在日本,我们会以积极的姿态解决问题”。而日本社民党也计划于6月23日组团访华,旨在恢复中断十年的“政党外交”。由此可见,在中日关系出现严重困难的情况下,日本国内仍然出现了很多理性声音,主张从日本自身利益出发,冷静处理日中关系。
  第三,关系全面恢复尚待时日
  当前中日关系面临困难局面的症结在于,日本领导人大开历史倒车,动摇了中日关系发展的政治基础,同时也为两国高层交往制造了严重的政治障碍。安倍言行不一,他一方面向中国喊话,称对中国“永远敞开对话大门”;另一方面,又在国际上疯狂围堵中国,构建对华包围网。不久前在第13届香格里拉亚洲安全峰会和G7峰会上,安倍坚持鼓吹“中国威胁论”,不遗余力诋毁中国。安倍还公开支持与中国在南海有主权之争的菲律宾和越南等国,拉拢东南亚国家“合纵制华”。因此,尽管中方希望与日本建立长期、稳定的友好关系,但中国领导人也绝不会在首脑会谈等问题上陪安倍“作秀”,为安倍争取国内高支持率做“贡献”。在日本不配合的情况下,短期内中日关系并不具备全面恢复的条件。
  中国有句古话叫“解铃还须系铃人”,日本媒体与其高度关注中日之间谁来谁往、热议领导人何时举行会谈,不如在改善中日关系方面做些实事,真正推动本国政府改弦易辙,推动中日关系重回正常的发展轨道。

日本社会现状

对学习《日本社会的现状》之后的认识

在学习日本社会现状的过程中,我认识到了如何去通过一个国家的文化来分析这个国家的社会现状。通过这个方法可以很简洁明了的了解一个国家。

日本是岛国, 与文明中心地的中国以及中国的邻国朝鲜隔海相望。在近代以前的日本, 这个距离, 某种意义上给予了与外界交流的主导权。也就是说, 顺应时势或必要时日本经由大海从大陆引进所需文化, 时运不济或不必要时再次利用大海一时关闭交流的大门。日本利用有力的地理环境, 建立起统一的国家以来, 一千多年间没有受到外来的侵略和征服, 也没有像弥生时期的大规模的外族人种的迁入。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美军的占领, 日本之前从未有过外国军队的进入。这与当时的亚洲大陆和欧洲频繁征战, 发生民族冲突不同, 日本文化得以走自己独特的发展道路。日本在吸收外来文化时常常根据自国的需要有选择性地接收。这种开放和封闭的地理环境同时带来的是日本文化的两面性。开放的同时关闭, 一时开放一时关闭的外来文化的吸收也具有两面性。

日本人自古以来信仰多神论认为世上万物皆有神, 神支配人们的幸福与不幸。六世纪时佛教传到了日本。现在在日本人的生活与习惯中一般来说喜庆时以神道仪式庆贺,不幸之事采用佛教仪式。这种多元化的思维方式给日本文化带来了极大地融合性, 使外来文化和土着文化保持其不同的同时得以并存。

日本画吸收了中国画的传统模式,从而确立了它独有的民族风格,它的艺术品位和学术价值得到了世人的认同。日本民族善于吸收外来的文化,来改造东、西方一些先进的、有价值的文明。对世界新鲜的东西抱有积极学习的热情,在此基础上改装革新。在古代,日本抱着谦虚的态度向中国学习,认为日本文化就是中国文化的产物,日本画就脱胎于中国画这一母体。同样,日本也大力学习西方现代文化,吸收西方现代主义的精髓。日本艺术家一方面潜心钻研传统艺术和西方艺术,一方面累积超越它们的勃勃雄心。

在如何对待外来文化的态度上,日本一直以谦和开明的态度加以吸纳,在十分重视传统的基础上,不断的发展提升。和中国提倡的“洋为中用”相似,日本画家提倡“和魂洋才”的精神,以日本本土精神和现代精神吸收引入西方的文化。现代日本艺术不断的走向了成熟,不但形成了一种完善的文化模式,而且也形成

了具有多种涵义的综合体。这种模式下,不排除在外的能吸收各种不相容的因素,而其自身又不具有紧密的联系。20世纪70年代中期,在西方现代艺术趋于衰弱之时,日本开始摆脱对他人的模仿,在后现代模式的探索上取得了巨大的成绩。日本插画家村上隆曾说,西方当代艺术迥然不同于日本的艺术创作,我们这一代人不能拘泥于固有的某一种文化体系,要能创造出属于自己民族的最本质的东西。所谓最本质的东西,就是能体现民族心灵深处的特质和情感,也就是民族的哲学和审美观。

当然,我们青少年一味地迷日本动漫,冷落了中国的动漫。作为一个中国人,也应该支持国产,有优秀的动漫作品,也要去欣赏。同时,对于日本动漫也要辩证地对待,因为近几年,日本动漫界一味追求商业利益,在动漫中过多地加入色情、暴力等元素,而且尺度越来越大胆,手法越来越夸张,很多动漫不追求故事本身的情节内容和精神实质,而是靠大量露骨的性描写及血腥残暴的暴力画面等感官刺激为噱头上位。这致使日本动漫有向低俗化发展的不良倾向,尤其是对青少年造成了极坏的影响,甚至还引发了一系列深刻的社会问题。 食物是一切文化的基础。在饮食文化方面,作为“世界第一的杂食族”,日本人的饮食结构是很值得探究的。因为它能反映日本人的精神结构、社会结构及认识事物的方式,反映日本的文化性格和文化特色。

日本人在饮食中兼收并蓄的特性,和他们的思想观念有密切的关系。由于中国“阴阳五行”说的影响,日本人认为,万事万物均以“平衡”为第一要义。由于各种食物均有“阴阳”之分,自古以来,日本人始终贯彻杂食的原则,以保证“阴阳”的平衡。正是这种观念,使杂食成为日本饮食文化的一大特色。

最近几十年,日本人的生活方式在各个方面均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其中最剧烈的变化莫过于日常饮食。今天的日本,随着人们口味的多样化和西方文化的不断影响,各种食品充斥市场,烹调方式也各有千秋。

从欧式面包到方便面,从麻婆豆腐到通心粉,从十六世纪传自葡萄牙的“天麸罗”(油炸食品)到十九世纪中叶一些离经叛道的医科学生发明的“寿喜烧” (音译“司盖亚盖”,意为煎烤牛肉),从法式大菜到韩国烧烤,从麦当劳汉堡包、肯德基炸鸡到泰国、印度小吃,应有尽有。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当今的日本已成为

“世界食府”,它与日本多元的民族文化特征互为表里。

日本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就是“饮食文化”。中国菜讲究“色、香、味”,日本菜讲究“色、形、味”。变了一个“形”字,日本饮食文化的特征就出来了。日本菜肴虽不讲究吃出什么滋味,但很注重“形”,所以说日本菜肴是用眼睛吃的。在整个日本饮食环境里,处处洋溢着含蓄内敛却依然让人不可忽视的美。而重视历史的日本人更是把古人的饮食习惯一丝不漏地继承了来。为此,把烹饪出来的菜肴也作为自然风物中的一束花朵,用以点缀人们的生活。 都市传统音乐,它们的旋律多数是取材于日本都市的传统音乐,而都节(市)音阶则是构成这种典型日本味儿旋律的基础:都节音阶它虽然也是一种5 声音阶,但与中国和东方许多民族常用的无半音5 声音阶不同,包含了两个小2 度(半音)音程,这种特殊的5 声音阶便成为构成通常人们所熟悉的日本音乐风格的最基本要素。日本音乐的曲调常用do、mi、fa、ra、xi五音,而中国民乐则常用宫、商、角、徵、羽五音,这使得中国民族音乐充满了富丽堂皇之感,而日本民族音乐则蕴含了浓浓的物伤情结。

和服种类繁多,无论花色、质地和式样,千余年来变化万千。不仅在男女间有明显的差别(男式和服色彩比较单调,偏重黑色,款式较少,腰带细,附属品简单,穿着方便;女式和服色彩缤纷艳丽,腰带很宽,而且种类、款式多样,还有许多附属品),而且依据场合与时间的不同,人们也会穿不同的和服出现,以示慎重(女式和服有婚礼和服、成人式和服、晚礼和服、宴礼和服及一般礼服)。和服本身的织染和刺绣,还有穿着时的繁冗规矩(穿和服时讲究穿木屐、布袜,还要根据和服的种类,梳理不同的发型)使它俨然成了一种艺术品。设计师不断在花色和质地上推陈出新,将各种大胆的设计运用在花色上,使现代印象巧妙地融入了古典形式之中。

以此可以看出日本的文化是很多样性的,而且大多都是从其他的国家发展过来,并且通过自己很多年的演化,形成了自己的特色。日本的社会也是这样,他们的社会体制也是通过其他国家的演变过来的,不过他们自己形成了一套军国主义特色。这套军国主义特色也给许多国家带来了很多严重的后果。

在长崎过春节

  春节无疑是中华民族最重要和最盛大的节日。在许多人的观念中,从除夕开始至少到正月十五元宵节,都应属于春节期间,所以这一段时间的中国人口是在巨大的流动中,从而制造了“春运”这一概念。尽管流动着的数亿人口把铁路、公路上的车辆塞爆,尽管买一张回家的车票要排上几天的队,但仍不能改变中国人春节回家团聚的风俗,因为没有什么节日能与春节的魅力和重要性相比。而在世界各地,任何一处也难以感受到像中国的春节那样浓浓的节日气氛。

  国外就没有春节么?也许你会说:世界各地都有华人华侨,所以在世界各地也都有人过春节。但是,今年我在日本的长崎,却度过了一个当地组织的,其规模和气氛决不输给中国许多地方的春节;而且那一节日的组织者不仅有当地华人华侨,还有长崎市和长崎县政府。这些,你能够相信么?
  两个“正月”的长崎
  说起在日本长崎过春节,还是源于去年正月十五在日本度过的元宵节。那时为考察安放梅屋庄吉铜像的地点,冒雨在长崎市内跑了许多地方,沿途看到的一个很奇特的现象是各地都悬挂着花花绿绿的彩色灯笼。从下飞机的机场开始,无论是县政府、市政府、历史博物馆,都用灯笼装饰,而中华街所在的中心区和横穿市区的河上,则更加热闹,放眼望去,几乎是灯笼的海洋。中心区最大的彩灯是6米高的活灵活现的捣药玉兔,象征兔年的到来。到了晚上,彩灯一起点亮,中心区摩肩接踵,好不热闹。当时,长崎总领事李文亮开车领我一边在长崎市内跑一边热心地介绍,我至今记得他的一句话“不是中国,恰似中国”。他还告诉我:“你今天看到的已经是长崎灯会的最后一天,每年从农历春节起到十五,长崎的灯会可是日本少有的现象。明年春节如果有机会请再来,真正体会长崎的中国风情。”
  从长崎回来后,就一直忙着纪念辛亥革命百年的各种活动,包括向长崎赠送梅屋庄吉铜像的事情。直到去年9月末,铸好的铜像安全运抵长崎,才觉得担子真正放下了。但是,长崎县政府没有松懈,决定以中国赠送的孙中山与梅屋庄吉铜像以及即将开通的上海至长崎的游轮航线的契机,推动中日两国的民间交往,在日本春节当天举行纪念活动,希望我届时到会讲演,同时参加长崎灯会的开幕式。去年确实也被那一浓浓的节日气氛所感染,但是还没有想到第二年真的能够有机会在春节的时候来长崎亲身体会灯会。1月22日,中国的除夕日,我登上了从北京前往日本福冈的飞机,然后从福冈转到长崎。
  我从介绍“长崎学”的那套书中找到了介绍长崎灯会的那一本,在飞机上先做了一点“功课”。
  日本历史上受中国文化的影响比较大,至今,在日本也存在相当多的中国传统节日,像“端午”、“中秋”等,甚至还保留了相当多在中国已经淡化甚至失传的节日,像立春前一天驱鬼的“节分”、被称为“中元节”的“盂兰盆”节等。不过,有意思的是,由于日本已经不使用农历,所以绝大部分的节日,都改成了公历的日期,只有“中秋”需要与满月对应,所以还采用农历日期。由于没有农历,所以农历春节在日本也就失去了意义。日语中的“正月”,指的是新年开始的第一个月,或者指“元旦”期间,与我们以“正月”代表农历一月或春节期间不同。
  但这是仅就日本整体而言,至于在长崎,则有不同。在许多关于长崎的旅游指南上记载说:“在长崎有两次‘正月’,一次是每年一月一日的正月,另外一个就是从中国传来的农历春节。在长崎的街上被各种各样的灯笼装点起来,完全是中国的风情。那就是长崎的灯节。这里的灯节甚至比中国许多地方的规模都大,引来大量的观光客。而在这个节中,处处能体现出中国的风俗。”
  邻座的一位中年人似乎也对我手中大开本附有彩色照片的资料感兴趣,同我谈了起来,原来他是在福冈市定居工作的中国人,现在正要回家。他告诉我说:虽然是除夕,在中国理应是全家团聚的时候,但无论是机场还是飞机里都同平日差不多。原来一是借春节假期到国外旅游,一是侨居日本的中国人的亲友趁假期探亲,可见祖国确实是富裕和开放了。接着,那位中年人告诉我说:他所在的福冈距离长崎不远,这两年每年都带全家去长崎看灯会。因为想让孩子体会一下中国的春节风情。因为只有到长崎才能了解日本与中国的源远流长的关系。
  生活在长崎的中国人尽管保留了中华民族的风俗,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与日本文化的融合是必然的,所以多数节日也“日本化”了。到上世纪80年代后期,即使是华侨中,保留着春节期间祭祖、全家一起吃饭传统的家庭也很少了。
  中国在改革开放后,与日本的交往也密切起来。1986年,中华街上新建了中式建筑中华门,从1987年开始,居住在长崎的华侨为纪念中华门设立一周年而举办灯节,舞狮子,品尝八宝粥。当时的规模虽然不大,但是引起了居住在长崎的当地市民的关注。于是,从1994年起,灯节的规模开始扩大,以致长崎市参与进来,作为当地吸引观光客人的一个重要节目,就形成了有名的“长崎灯会”(用英文表现为Lantern Festival,日文表现为ランタンフェスティバル)。每年从农历春节即正月初一开始到十五日,长崎中心区要装饰上一万几千个彩色灯笼,从单个的圆形、方形、菱形灯笼,到高达数米的巨型彩灯,形状则有的根据十二生肖动物的形状,有的以中国及日本的历史人物为原型,或者叙述中国的历史故事。为确保具有中国的原汁原味,灯笼全部是在中国订做的。
  记得去年就有比真人还要大的孙中山与梅屋庄吉的形象,还有给日本文化以重大影响、曾把四季豆传到日本的隐元和尚的形象。今年会有什么新型的灯笼呢?
  “走车观花”看长崎
  到长崎的第二天就是春节。早上,我国驻长崎总领事馆总领事李文亮来,邀请我到领馆吃饺子。因为昨天已经约定好:今天晚上长崎知事中村法道先生的宴请肯定是日式的,所以只有中午在领馆能够吃到正宗的中国饺子。在去领馆的路上,李总领事先把车开到市中心区,让我感受一下灯会开始前的气氛,路上顺便介绍长崎与中国交往的历史。他对我说:“你这一年来,对长崎与中国的渊源已经有所了解,也多次看了‘中华街’。除了物质方面的中华文化的直接的引进与影响,在非物质文化方面,长崎受中国的影响更多。例如,长崎的许多节日就体现了中国的影响。春节不用说了,今天的情景就是证明。另外,长崎的每年六七月也举行赛龙舟,8月有盂兰盆会,10月舞龙,这些不都是中国的传统么?还有,长崎的饮食也受中国的影响。比如,今天中村知事将用‘桌袱料理’来宴请你,而这种料理,其实是1654年来日本的隐元禅师从中国带来的,当然到日本后有一些变化。长崎的点心有‘大麻花’,也是来自中国的。”这时我想起去年4月来长崎的时候,藤泉曾介绍过一种名为炝烹(チャンポン)的料理,说是从福建流传过来,为当时的中国留日学生所喜爱。

日本文学的现状



  
  一、关于文学低落原因的一般说法
  
  目前,我国作家根据各自的个性、感觉自由地写作,创作出了相当优秀的作品。这些作家的年龄从十几岁到九十岁,由于他们成长环境、所处角度的不同,作品也表现出了多样性。
   有人说“用日语创作的文学作品没有力度,至今没有出现令人感动的力作,文学从本质上变得弱化”。但是,我们为什么不能理直气壮地反驳这种观点呢?我想带着这样的问题,以日本文学的总体情况加以说明。
  在进入正题之前,我先谈一谈与之相关的一些观点和看法。
  
  1.富裕社会的现实
  有一种观点认为,就日本社会整体而言,由于生活富裕,人们迫切要求改善社会和自我生活环境的热切愿望正在减弱,这种现象尤其表现在年轻人中间。
  
  2.电视节目、电子游戏的泛滥
  有人说,人们津津乐道的是电视节目和电子游戏,是喧嚣的音乐和眩目的舞蹈。其中,信息通信技术,如可视手机等的发达,把人们包围在虚拟的人际关系的网络中,使人们丧失了原本是通过身体语言、表情、知识和思想联系起来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3.重大社会主题的消亡
  第三种观点认为,像革命的成功、民族的独立之类重大的社会主题已不存在,因而文学的素材和读者的关注点转向了身边琐事和男女之间微小的差异上。文学作品热衷于表现性,而没有对人性的本质及其矛盾等方面进行深刻的发掘。
  
  4.紧张感的消失
  长期的和平环境,使人们觉得和平是与生俱来的自然的存在,丧失了为保卫和平而奋斗的思想意识,人们终日处于一种没有紧张感的松弛之中。因此,人们关心的是如何享乐。对于什么样的人生才有意义,又怎样为此而努力的热情已经消失。
  虽然这些观点无须辩驳,但事实上这种观点却出乎意料地广泛传播。
  但是,如果贫困有利于文学的发展,那么美国和欧盟各国的文学就理应走向衰落。问题的关键恐怕是经济的发展是为什么人的,它又是怎样的经济发展。我想指出的是,如果将经济发展的状况和由此而导致的经济结构的问题直接地叠加于文学艺术,这就是机械的反映论,这种认识将人们引向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非辩证法的理论。
  关于文学艺术与影视文化的关系,我认为无论怎样理性的、感性的作品,其核心必然是具有诗意感兴的内核。因为观众在寻求娱乐的同时,也在娱乐之中寻求着深层次的东西。
  其次,关于因为不存在重大的社会主题,导致难以产生优秀作品的观点。在日本,恐怕任何人都会一目了然地看出“资本主义”的社会制度存在着巨大的矛盾。这是贯彻“市场原理”造成的,指出这一点,并不是思想上的旧调重提,而是站在“怎样的经济体制更符合人性”的观点上进行思考的结果。因为这一思考验证了至今为止的资本主义是如何改变了人性的。我认为这正是优秀的文学的使命。
  最后,对于战争与和平的上述观点,我认为它的理论完全是本末倒置的。文学作品带给人的不仅是战争的体验,文学的想象力是阻止战争的巨大力量。记忆往往是会风化的。令人遗憾的是,近来我国政治家的一些言行正是表露了人的这种弱点。但是,想象力不会风化。任何具有完整的想象力的人都会描摹出核武器带给人的是怎样的灾难性后果。
  同样的还有残暴的恐怖仇杀。但恐怖活动为什么会频频发生呢?恐怖的动因潜藏在貌似和平的产业社会的矛盾之中,而作家们却没有看到这一点,是文学家的感觉迟钝到如此地步了吗?果真如此,这又是为什么呢?
  如此想来,看似百花齐放的我国文学之中,潜伏多么脆弱的部分。我们应当视之为我国文学的问题,我痛切地感到有必要通过与不同社会制度国家的文学家进行对话,找出我们的问题所在。
  
  二、关于剖新的潮流
  
  1.在国际社会背景下思考文学
  首先,我要指出的是,作家们的创作意识正在发生着变化,所谓国际社会背景下的文学创作不再是自我的文学创作、日本的文学创作。不消说,这里所谓的“国际社会”首先指的是亚洲。换句话说,作家已经意识到他们是在用日语写作小说、诗歌、评论,而不是在创作“日本文学”。日语是韩语、美式英语、英语、中文、泰语、德语、法语等世界上众多语言的一种,而我们只是用其中之一的日语写作。
  在现代文学之中,我认为有这种意只的先驱者,是安部公房和大江健三郎。像石黑和雄(原文为kazuoISHLGURO)是在日本出生和用英语写作的作家;唐纳德?金是用日语写作的美国评论家。我的朋友、住在大阪的金时钟写道:
  “我读金石范(《火山岛》的作者)的小说,令我惊讶不已的是他的小说体现的日本传统,但它不是私小说的文体。它的语言已经脱离了日本式的抒情文体。”(金石范、金时钟合着的《为什么写下去,为什么沉默无言――济州岛四?三事件的记录与文学》第150页,平凡社)。这里暗示了作家与语言的几个问题。在此,我不能深入地阐述这些问题,但是,如果介绍一些有这种观念的外国作家,如“用英语写作、生于海地”、“用英语、西班牙语、斯潘格里语、纳瓦特鲁语交叉写作并朗诵的诗人(吉里哀?戈麦斯)”、“用求古阿希语和俄语写作的诗人(肯那吉?艾吉)”。从这种表达方式的日渐增多,不难看出这种观念的出现。
  
  2.自我疏离形态上的变化
  A“自我选择人生”的意识
  有些作品表现人到中年后,他回首过去,不满自我,怀疑自己的人生价值。当他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被社会所容纳时,不去奋斗抗争,而是选择自己认可的场所,把自我封闭在小集团中,他们更为平静,而不去激烈地抗争;他们外出旅行、热衷烹调和音乐,使自我处于“冷漠、平静”的疏离自我的状态中,这种自我疏离的人物开始出现在日语文学作品中。通过这些人物,可以看出这些是以自我选择生活方式为基础的作品。
  在以往的日本近代文学作品中,人物的命运往往是由国家、地域共同体、家庭决定的,可以说近代文学的特点是在作品中表现人品中的人物恰恰是自我的意识,这一点也许是当今日本文学的一个特征。”
  B还有一种人物,当自己的想法和生活方式与社会规范和思想发生冲突时,他们既不依靠自成体系的理论和不同的世界观,也不加入到具有同样思想的巨大组织中,设法挽救自我,并为改变社会性质和社会结构而采取行动。
  当然,也有例外的情况,当人物加入很小的激进团体中,异乎寻常地积极参加了极端的行动。但是在1972年“联合赤军事件”以后,这些行动丧失了建立有体系的思想的可能,而成为神秘组织的行动,这并没有形成文学创作的广阔土地。结果,自我疏离失去了与意识形态运动相结合的契机。这样,是否可以认为我国文学中的自我疏离,是经过乌托邦的破灭及东西方冷战结束后的自我疏离的形态。
  C全球化时代的自我疏离
  我还需要进一步举出第三种自我疏离的情况。这种疏离表现为作品主人公沉浸在时隐时现的回忆中,它不是对往事的针锋相对的疏离,而是相对于逝去了的背影的疏离。这类主题的把握在于摆脱情绪的过分张扬,反映、描写人物的感受和思想,这对作者而言是颇费功力的。
  这种作品更多的是出现在描写大都市周边,也就是郊区的章节之中。回顾二十多年以前的作品,例如高井有一的《青梅》(1980年中的一系列作品、坂上弘的《田园风景》)(1982年)、岛田雅彦的《被忘却的帝国》(1985年)等。虽然每位作家的个性、作品的年代有所不同,但大都可以认为是属于这一范畴的作品。此外,正如堀江敏幸的随笔《去郊外》(1995年)中通过对人物从城市中心走向城市边缘的过程的描述,对成熟社会中宽松体制的提出了批评。
  
  3.对产业社会的质疑
  我想就质疑产业社会这一主题,谈一下涉及潮流的问题。
  对以前的资本主义制度进行批评的文学,是以马克思主义的文艺理论为依据的无产阶级文学和有同一理论依据的农民文学,其中产生了一些划时代的作品。但是战败后却长期难以发挥其过去的影响力。其原因大体上是由于言论、思想的表现自由,使作家写作范围宽泛了,这种解放反衬出“无产阶级文学理论”的教条性、创作方法的僵化以及我国近现代文学中思想性语言和文理上的缺陷等现象。
  特别是九十年代苏维埃制度的解体,无产阶级文学及其理论似乎偃旗息鼓了。
  那么,日本现代文学是否丧失了对现实的批判精神了呢?我想要指出潜藏其中的两个因素。
  第一、苏维埃制度的失败,是“斯大林主义”的失败。这是由地域的、民族的、历史的经济发展的阶段差异造成的。第二、必须看到今天的市场经济体制的矛盾,并没有由于苏维埃制度的崩溃而消亡,相反地这一矛盾进一步扩大了。
  为使问题更加明确,可以说今天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范围遍及美国、欧盟等国家为主的广大地区,但它的矛盾在各个不同的发展阶段以各种不同的形式存在着。
  其中,缺陷丛生的日本市场经济体制自泡沫经济崩溃后,一直陷于严重的混乱之中,日本文学没有理由不去反映这种现实。
  然而这种批判意识没有像过去那样形成理论体系,而仅仅停留在局部的、表面化的对现实状态的不认同感上。例如对故乡的景观遭到破坏的抗议;对消失的家族共同体的怀恋;对受大团体冷落后表现出的疏离、感伤等。
  为使作家的不认同感升华为对产业社会本身的质疑,那么给予作品深刻而持续影响的批评的存在就是十分重要的。在这一点上,柄谷行人的《抄写》、三浦雅士的《青春的终结》等具有重要意义。
  
  三、关于目前的批判现实主义
  
  进入21世纪,我国的产业社会制度的弊端日趋显着,政治界、经济界逆历史车轮而动,试图超越这些弊端,他们的动向引人瞩目。许多文学家开始站在批判现实主义立场上进行创作。
  
  1.追随美国和歧视问题
  诗人伊藤比吕美在他的作品《三个?真实的?日本人》中描述了作品中的主人公“逃亡”到日本的美军基地的事件。作品对事件过程进行了细节的刻画,如曾经是象征日本精神的樱花,在美军基地中盛开,这成为对当前日本人的精神状态的批判。目取真俊的《摄魂》(1999年)表现了被迫充当焦土抗战典型的冲绳人民对战争的沉重记忆。作品中的母亲为给家人充饥,外出淘海龟蛋时被日本兵枪杀,这段历史场面引起了日本内地对歧视问题的关注。歧视问题在2001年出版的《群蝶之树》中也通篇回旋着这一主题的低奏,引起了读者的反响。主人公在即将战败前夕,被迫充当从军慰安妇,为呼喊着寻找她唯一的爱人“昭正”。
  “昭正啊,你在哪里?”
  她的呼唤可以原封不动的读成“日本啊!你在哪里!”
  思考歧视问题时,我们不要忘记性别歧视,还有活跃的在日韩国作家。
  
  2.对历史传统的再读与抉择
  太平洋战争以日本无条件投降宣告结束,至今已过去五十七年。津岛佑子的《笑狼》讲述了十七岁少年和十二岁少女结伴在战败后的日本旅行的故事。两人从基普林格的《热带雨林丛书》中给自己起了“阿凯拉”和“毛古利”的名字,返回到现实生活中。小说题目中的“狼”指的是已经灭绝的日本狼,因此,这篇小说可以看成是少年少女赴黄泉旅行的故事。作品的后半部分描写俩人假扮成“无家的”少年雷米和爱犬卡比,作者通过对这个故事的描写实际上跨越了幻想和现实,其意图是批评只重经济高速发展的日本社会。
  黑井千次的《羽毛与翅膀》写主人公在1955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于1949年)大学毕业后,成为商人的主人公与昔日学生运动中相识的旧友重逢。记忆中的往事虽然变得模糊不清,这一切却让主人公无法忘怀。作品表现了人物审视脱离现实而又努力成为商人积极工作的自己,向读者转达了对自己和把一切事物都暧昧处理的日本社会的批判。
  此外,林京子在《人的漫长的经验》的扉页的后面《写于1998年?世纪末之春》一文中,表明了作者对“什么是核武器,受到核攻击是怎么回事?”这一问题的五十多年真实思考。这些问题不会随时间的流失而解决,也无法用任何逻辑进行分析。这种刻骨铭心的伤痛是对被害者本质的伤害。尽管如此,日本却无视对亚洲各国伤害的历史事实,或企图歪曲历史。有人说这与文学无关,并且持这种观点的人正在增多。特别是对政治家允许使用核武器的言论,只能报以“荒谬之极”。这难道不是说明文学影响力的衰弱吗?
  赵延来的十卷本超长篇小说《太白山脉》日译本在日本出版时,在日作家柳美里曾说:“对日本的未来而言,目前最为重要的课题是如何与亚洲共处,我相信这部作品是日、朝、韩、美政治状况的真实反映。”在这里,也可以理解成日语文学在国际社会如何定位这一问题。柳美里从2000年至2001年发表了《男人》、《灵魂》、《活着》等一批言辞激烈的作品,这些作品似乎是对温和的“文坛”体制的批判,在同是发表在2001年的随笔集《世界的裂隙与灵魂的空白》中,作者介绍了她的当导演的朋友年轻时看过的令他们感动的六七部戏剧。其中有田中千禾夫的《玛利亚的脖子》、小山?士的《泰山木树下》、宫本研的《飞机员》这三部以原子弹爆炸为主题的作品。
  

  她说“原子弹爆炸不仅仅对遭受原子弹轰炸的人们造成了灾难,也是对他们所处的社会和对日本人的切实的伤害。真正的戏剧无论其内容如何,它必须是表现人的真实生活。经济高速发展前,日本人的确有受害者的‘伤痛’和‘愤怒’”。
  生于1968年的年轻作家以充满才智的目光,通过作品不约而同地反映出经济高速发展的日本的真实状态。
  
  3.日本私小说的消亡
  比柳美里年长的作家车谷长吉是我国文坛颇具影响力的作家,他自1992年发表《盐罐的勺子》之后,相继发表了《漂流物》、《赤目四十八泷自杀未遂》、《孽念》、《金轮际》、《白痴群》等力作。对明治以来向有定论的日语文学中私小说的特征之一,他认为:“这二十年(此文写于1993年,因此此指经济高速发展时期)中间我国的私小说创作,确是受到了这些人(不喜欢小说表现人在善恶之间左右摇摆的生存形态的崇洋派)的嘲弄。私小说的作家们在切乎自身存在的根本问题上瞻前顾后,为写那些无关痛痒的日常琐事而自鸣得意。”
  换句话说,日本的现代文学只有经过对历史的重塑和抉择,才能迎来新的批判现实主义的时代,也才可能跨越日本的私小说(毫无疑问,如果把日语改称为“国语”,私小说就是表现自给自足的明治专制制度内幕的生活感受,虽然它与推动帝国主义侵略亚洲的殖民主义思想没有关联,但它也不具有批判的思想和姿态)。
  目前在文坛的角落里,还在使用着“私小说”这一用语,如果要在文学作品本来意义上,使私小说堂而皇之地登堂入室,那么就要像《包法利夫人》的作者福楼拜那样说:
  “包法利夫人就是我。”
  此外,我要举出的是日野启三的《落叶?在神的小小庭院》、高井有一的《时间之潮》。这些作品与私小说的概念毫无关联,但他们以更为圆熟的笔触,向主导当今的日本和世界的价值标准发出了不同的声音,作品提出的问题引人瞩目。这些作品继承了日语文学的传统,同时也肯定是具有世界意识的形象化的作品。
  
  四、对21世纪的展望
  
  通过上面的的探讨、思考,可以预见将来的日本文学的几个特证。
  
  1.“文学”意识的扩展
  A.从日本文学向日语文学的变化
  传统“私小说”权威的消亡,可以看成是对束缚文学创作和写作模式的一种解放。
  这一变化形成的主体,是由过去的“日本文学”演变成“日语文学”的变化。由此,写作成为直抒胸臆、不拘文体地自由发挥。它带给文学家的是写作意识的变化,它促进了写作形式的多样性。
  B.J文学的出现
  1998年中期以来,“J文学”开始与从前的“日本文学”并作。J文学是指英语的Japan(日本)。同时,这一称谓中的“J”也是Junior一词的第一个字母,含的年轻的、自由的含意。
  例如,70年代出生的中原昌也的三岛由纪夫奖获奖作品《随处摆放的花束》。小说没有固定的形式,作者将暴力场面、逸闻趣事层层展开。它不受样式、主题展开等等规范的限制。有些评论指出,这篇作品是失去了先锋艺术的前锋性思想依据的,只是保留先锋形式的先锋性作品。我没有从作品中看出什么先锋性,但许多评论常常将这部作品与藤泽周(1959年生)、町田康(1962年生)、青山真治(1964年生)、过仁成(1959年生)的作品相提并论。其理由之一是认为从年龄上看,藤泽周、过仁成均为1959年出生,其他人又都是60年代出生的。再有一个共同点是他们几乎都是从事音乐演奏和拍摄影视作品。也许这种现象意味着从文学以外的领域获得了文学的力量。从作品水平而言,例如阿部和重的《日本国》借用媒体严密监视下的濒危动物朱?暗喻象征天皇制,令人感受到了作品的深刻含义。我无法将让伤害朱?的少年成为作品主人公的阿部和重与作品贯穿着韵文魅力和跳越感觉,从而形成了独特的文体的町田康这两位作家相提并论,但是把两位四十岁出头的作家放在一起就能够感受到“J文学”的整体氛围。
  准确地说,这些作品不是日本文学,更不是国语文学,但我们能够从中看出日语写作的文学时代的来临。或许我们可以从吉本香蕉的作品中感觉到了J文学存在的预兆。吉本香蕉推崇的诗人原麻美的《飞龙头》中有这样的诗句:
  “这身体
  像心灵那样
  自由伸展
  无论怎样
  无拘无束”
  我不能确认心灵的自由伸展的一代是否是幸福的一代,在吉本香蕉的作品中,无论是《厨房》还是《哀伤的预感》、《闷不作声》,当人物面对“不幸”时表现出来的那种逆来顺受、不温不火的状态,的确是给人如同在冰面上滑过一样的感觉。
  
  2.纯文学、大众文学界限的消失
  A.“纯粹小说论”与“国民文学论”
  第二,展望21世纪的文学,我认为我国近代文学的巨大不幸和痼疾,就是大众文学和纯文学的分裂状态。我想指出的是,这种分裂状态正在消失。对用日语写作的文学而言,我不清楚这会促进日语文学的大发展呢,还是会导致它的残酷的倒退。这取决于我们文学工作者今后的努力。
  横光利一曾在《纯粹小说论》(作于1935年,当年设立第一届芥川奖,同年设立直木奖。换句话说,这一年正是用这两个文学奖的形式划分了纯文学和大众文学的界限)中主张:“如果有所谓的‘文艺复兴’,那就是纯文学或通俗小说,绝不会有除此之外的文艺复兴。”
  这其中,小说成为纯文学存在的主要形态,有一种孤立于大众的焦躁感。现在,可以把以前的大众文学分为两类,一种是周刊杂志似的,为满足窥视趣味的消费品(许多热门人物的书籍等可以划分到这一范畴,当然,也有例外的情况);另一种是结构完整、调查翔实、表现力强,具有魅力的文学读物。天童荒太的《永远的孩子》,高村薰的《乔达女士》,宫本深雪的《造假犯》,宫尾登美子的《桨》、《盛夏》、《仁淀川》,高桥治的《秘传》,黑岩重吾的《火烧茜草》、《天风彩王》,池宫彰一郎的《四十七个剌客》,佐藤爱子的《血脉》等受到许多读者的喜爱,正是缘于此。并且,被认为是大众文学作家的花村万月以《锗之夜》获得了公认的纯文学奖芥川奖,被公认为纯粹的私小说作家的车谷长吉在获得一向重视娱乐性的直木奖后,高呼这是“男人的愿望”这些现象的产生,是否可以看作是两种文学之间的严格界限已经消失了呢?
  在小说领域里,曾经在法西斯主义抬头的危急时刻,产生了上面提到的“纯粹文学论”;战败后不久的混乱时期,野间宏提出了“国民文学论”。后来,在日本经济衰退期与司马辽太郎的去世相叠的这段时期,“国民文学论”重新为人们提起,并成为议论的话题。在政治和经济的前景都无法预知的今天,文学处于纯文学与大众文学的界线消失的趋势下,是否需要重新提倡国民文学呢?
  我认为不会有人这样认为,也不应该再次提倡国民文学。与其如此,不如说我们必须要寻求“日语文学”在世界文学中的定位。
  我想讲一讲与此相关联的所谓“风月文学”和“肉体派文学”。近年来,以渡边淳一的《失乐园》为代表,出现了许多以描写男女性爱题材为主的作品。《失乐园》是源于“阿部定事件”,其背景由性解放引发的对当今社会发出的不同声音,但我不了解为数众多的读者是否领会了作品对这一事件所发出的讯息。性文学作品的命名,总是令人回忆起五十年前宫本百合子在《寄语明天》(新版)《宫本百合子全集》第十五卷)的话,“用肉体的解放反叛封建,强调人性的肉体文学,概括起来,它只是把人性还原到两性性爱中的性文学,而风俗小说舍弃了这种旁观的立场,并未找到应有的方向,仅仅是反映现实的文学。”
  
  3.对新文学的探索
  A.艺术的、文化的传统的再认识和评价
  从以上的分析,不难想象出日本的文学正处在发生重大转折的关口。果真如此,就要将这一转机引向为世界的文学带来新生力量的方向,为创作出更加深入地认识人性和社会的引人入胜的文学作品,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方法,应该从哪里获得这样的力量呢?
  过去,日本从中国学习文字,才将日语发展成书面语言。才有以了《万叶集》(6世纪~759年)、《源氏物语》(11世纪初期)为主的作品,编撰了《古今和歌集》(10世纪初)、《新古今集》(1204年前后),不久,经过从镰仓时代(1185年~1333年)的宗教改革、封建制的确立到1868年的明治时期,诞生了以世阿弥为代表的能和戏剧理论(《风姿花传》1400年)、以近松?西鹤为代表的江户时代的戏曲、以芭蕉、芜村为代表的俳谐、产生了《徒然草》(1330年)、《雨月物语》(18世纪后期)等散文作品,创造了同时代的世界文学作品中一流的作品。明治以后,曾经展现出如此才能的日本人,为什么在国门开放,进入近代社会以后,却被先进工业国家甩到了身后呢?我想,只有深刻探讨这些事实,才能够使日本文学走上新文学之路。
  只有这一问题被普遍的认识,才能够谈到近代化过程中社会应该有什么样的文化、艺术形态。
  首先,是文化、艺术的传统与产业社会化的关系问题。激进的近代化论者企图否定一切的传统文化、艺术。尤其是我国的军阀、财阀歪曲日本的传统,长期地向人们灌输日本的审美意识,就是为天皇而死。这样,人们拒绝历史的意识的日益扩大是再自然不过的了。因此,时至今日,人们对传统的错误认识,是这一问题的必然结果。才出现了歪曲“传统”概念,篡改教育基本法的动向。对文学家来说,排除对传统文化、艺术的歪曲,恢复在人民中间生机勃勃的传统是文学家的一项重要工作。这一传统,应该具有融通世界的普遍性,通过文学家之间的交流,互相承认各自的传统文化的积极因素,我认为具有重大的意义。
  B.捕捉日常生活的变化
  第二个问题是文学家应如何看待产业社会中社会结构的巨大变化和人们生活意识的变化。
  我国的文学在经济高速发展时期,如高井有一的《挽歌高奏》、坂上弘的《启太的选择》、黑井千次的《群栖》、井上厦的《吉里吉里人》、池泽夏树的《玛希阿斯吉里的生涯》、加贺乙彦的《无锚的船》、《烈火的城市》等作品,走在了时代的前列。但这样的作品还不多,而且,就整体而言,还是给我以苦苦抗争的印象。关注人们生活方式巨大变化和生活感受的摇摆,这些因素与处在变化中的日常生活之间是否形成强大的纽带,都将是我们文学工作者在进入新世纪之后的重大使命。
  C.思想的保障
  我认为,用日语进行创作的人有三个重要课题。
  也就是说,作家是通过语言、词汇和作品的整体结构表现自身的感受和思想的。当两者之间发生表述上的背离时,应如何克服这一缺陷的问题。
  有人认为日语不适合表达思想而无所作为,这恰恰说明了其自身思想的贫乏。
  日本人在思想的阐述方面,明治以前有高僧空海,镰仓时代有宗教改革家日莲、亲鸾、道元等,其次是倡导“自然真营道”的安藤昌益、倡导“心学”的石田梅严、中江藤树,艺术论方面有松尾芭蕉、本居宣长等,这样的思想家不胜枚举。他们用的语言是现代日语口语以前的语言,他们依据自身的感受,表达了他们的思想。但是在激进的近代化过程中,“欧美的思想变化是先进的、优秀的,明治维新以前的日本固有思想都是落后的,可耻的。”这种观念为社会广泛接受。而当时的许多思想是源自中国大陆,并加以日本化的。也许这也造成了否定、歪曲中国文化的源流之一吧。对思想渊源的背离造成了两种倾向,一是排外的国粹主义,一是“大亚洲主义”。两者最终堕落成为帝国主义的意识形态。有人觉得文学家、艺术家厌恶思想是受到了这种文化状况的影响,但如果将这种现象正当化,就会错误地认为我国的语言无法表述我国的思想文化。
  没有思想的感受,只能是没有创造力的知识。
  本世纪日语文学从欧美的思想中获得的并不是知识,而是从中得到了表达自身感受的一种形式,但是正因为如此,我们必须将日本的传统审美意识从企图歪曲、篡改它们的权力手中夺回来。从另一个角度而言,我国的文学还没摆脱当今政治经济界的思想意识的束缚。
  我们要大胆地用文学反映经济高速增长和泡沫经济崩溃给人们造成的生活动荡,发现其中内含的思想,更好地保持人的传统创造力,日本的现代文学必将从J文学发展成用日语写作的、为世界人民所理解的文学。
  注:
  ①自然真营道是18世纪中叶日本思想家安藤昌益提出的。认为“不耕者不得食”,否定商业。主张建立以农业为基础的无阶级的平等社会。

《广岛之恋》与欧洲的“日本二战史观”

  多梅尼克?帕莉是我的一位法国朋友,法国《人道报》记者。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她曾在北京常驻,是一位热爱中国的法国朋友。她不久前在中央电视台法语频道就中国抗战胜利70周年接受我采访时说了这样一番话:“我在刚到中国时,完全不了解中国在二战中遭受的种种苦难。我只是隐隐约约地听说过南京大屠杀……与此相对比的是,我和大多数欧洲人一样,都非常了解日本广岛和长崎被原子弹所彻底摧毁。因此在很多和我一样的欧洲人心目中,日本有时更多地像是二战的一个‘受害者’……我是到了中国以后才慢慢了解到日本侵略者在中国的种种野蛮行径,才慢慢了解到中国人民为二战胜利所做出的巨大牺牲和贡献……”

  杰拉尔?亚利也是我的一位法国朋友,他是一位普通的邮电部门职工。他参加了一个世界反核和平组织,他所有的业余时间都用在“反核武”扞卫世界和平的神圣使命上。他每年都要自费前往日本广岛和长崎去参加反核和平示威。有一次我与他做了一次长谈,关于中日两国在二战中的角色、日本右翼势力拒绝向中国道歉、否认南京大屠杀等做法,以及为什么广岛、长崎会遭到那两颗原子弹攻击的原因。我曾问他,是否知道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是否知道在南京大屠杀中不幸丧生的中国平民人数大大超过了广岛原子弹的死者?他当时一脸惊愕地看着我,不知怎么回答我。最终他承认,对亚洲二战史知之不详;他了解更多的,不是日本侵略亚太国家、特别是针对中国发动的罪恶战争史,而是――且仅仅是――那两颗原子弹。
  帕莉和亚利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不约而同地提及一部电影:《广岛之恋》。
  他们都不约而同地说,他们正是在年轻时看了这部电影,深深地被这部电影所冲击、震撼,以至于在他们年轻时很长一段时间里,一直将日本视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一个“受害国”,而且是唯一一个遭到原子弹攻击的国家。仅从这一点出发,日本就已经变成了这些欧洲浸透了理想主义色彩的“反核和平人士”心目中的“殉道”国家。
  我很年轻的时候就看过《广岛之恋》的电影。当时我并不懂事,被电影中蓄意渲染的法国女人的个人悲剧,与她爱上的日本男人身处之广岛所代表的所谓广义人类悲剧所迷惑。再加上当时我正在学法语,正在努力阅读玛格丽特?杜拉斯的同名原着,因而很快就掉进了被预设的陷阱之中。幸亏我是一个中国人,对日本二战犯下的罪行刻骨铭心、了如指掌。因此,尽管当时我对这部电影是如此之着迷,但我并没有忘记日本是二战期间的一个侵略国家。然而,很多并不了解亚洲二战史的欧洲人看了这部电影,却从此对亚洲的战争、特别是对侵略国日本改变了看法……
  《广岛之恋》事实上使欧洲人对日本充满了同情,以至于我在欧洲工作时,不得不一次次向我的欧洲朋友们解释,日本侵略者在中国对中国人民犯下罪行之严重程度,远远超过了两颗原子弹!然而事实上《广岛之恋》所起的作用,是我们难以想象的。
  电影实际上改变了人们心目中的历史观,是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只是,我们多少年来一直对此懵懵懂懂、一无所知而已。由于冷战的需要,美国等西方国家放弃了对日本天皇的审判,以至于日本从来没有如德国那样被置于历史的审判台上,结果导致欧洲很多普通民众并不了解日本天皇与二战之间的关系。电影《广岛之恋》则通过“艺术”的有意渲染,使日本在欧洲成功地脱下了侵略的外衣,摇身一变而成为二战的“受害者”。
  我们当然不应夸大一部电影的作用。但电影对大众的影响力却没有任何其他工具可以比拟。帕莉和亚利的经历就已足以证明,电影其实是一种诠释历史的有效工具。事实上仅就二战历史而言,有关电影实在太多;而我们的二战史观就是在这些电影的影响下,一点点被改变的……

广岛原子弹的祸因,日本需要铭记

广岛原子弹的祸因,日本需要铭记

日本广岛市今天举行“原子弹爆炸遇难者悼念及和平祈愿仪式”,参加的各国代表级别大多不高,但国家数目超过以往历次。日本政府和日本舆论都似乎从“参加国家创历史之最”中感到某种骄傲。

1945年8月6日美国向广岛投下一枚原子弹,3天之后的9日又向长崎投下第二颗原子弹。这是人类历史上在实战中使用原子弹的仅有例子。两枚原子弹推动了日本8月15日的无条件投降,但原子弹爆炸也带来巨大人员伤亡。每年的8月6日广岛市都会举行大型纪念活动。

日本社会纪念这个日子是可以理解的,对人类社会了解原子弹的巨大破坏力、促进反核运动有正面意义。

但值得指出的是,日本的纪念活动只强调日本民众因原子弹爆炸受害的一面,几乎不反省日本遭受原子弹打击的原因,通过这些纪念活动把日本作为二战的主要受害者呈现给世界,淡化日本作为二战加害者的事实,这是日本工于心计的一面。

世界对二战中亚洲战场的情况了解很少,很多人甚至不知道日本曾对中韩等国犯下大量罪行。今年是

二战结束70周年,安倍政府试图突破和平宪法而解禁集体自卫权,把历史的那一页“翻过去”,让日本在拒绝深刻反省侵略历史的情况下成为“正常国家”。安倍政府把今年广岛的纪念活动搞得这么大,是在配合上述总体战略,这一点紧挨着日本的中韩一眼就能看清楚,但很多国家未必能看懂来龙去脉。

美国过去是不派高官参加广岛纪念活动的,可最近几年美驻日大使去了,今年副国务卿第一次去。美国舆论对日本政府在历史问题上的表现有所不满,但美政府巩固美日同盟的现实利益压倒了这一感情纠结。

二战中的日本大概是美利坚民族形成以来对外最痛恨的国家,二战后期美军发誓要把日本“炸回石器时代”。世易时移,如今仍被美“军事占领”的日本成为它最铁的盟友,这不是因为双方真的释怀了,而是归根于新地缘政治格局本身的力量。

美国一直在日本驻军,控制着它,对日本呈俯瞰之势。中日社会的心理关系则很微妙。日本在历史问题上对中韩的蛮横多少释放了它受美国压制而产生的怨气。

中韩与日本围绕历史的对立处于胶着状态。一方面日本过不了中韩关,它的历史问题就永远悬在那,

美国“宽恕”它也没用。另一方面日本有在国际上忽悠自己多么和平的空间,它不会因历史问题向中韩“折腰”。

破解这个问题最终要靠亚太力量格局继续变化产生的推力。如果中国崛起为与美相同甚至超过美国的力量,今天中日围绕历史问题对抗所承载的一些地缘政治意义将消失或变得不重要。如果中国崛起失败,那些意义也将不复存在或改变。

中国代表参加过日本有关原子弹的研讨活动,虽没有官方代表出席过广岛8月6日的纪念仪式,但对广岛市民70年前的巨大生命损失,我们一直抱以同情。当时中共在延安就对美国造成平民伤亡表示过批评。与此同时我们了解广岛仪式的那些复杂元素也是有益的,中国不必把广岛作为中日历史之争的一个摊牌点,我们继续保持目前的中性态度是对的。

中国有少数人士主张彻底改变当前的对日政策,放弃在历史问题上的对日斗争。这是一种罗曼蒂克。历史问题上的那点道理再简单不过,但中日就绊在那里,日本的无理有相当一部分不合逻辑。日本这块石头不是中国大度就能焐热的,那么就先让子弹飞一会儿吧。只有中国继续崛起本身才能最终成为打开日本这把锁的钥匙。

日本垃圾处理现状

(お知らせ)

一般廃弃物の排出及び処理状况等(平成20年度)について

平成22年4月16日(金) 环境省大臣官房

廃弃物?リサイクル対策部 廃弃物対策课 代 表 03- 3581- 3351 直 通 03- 5501- 3154

博保(内线6841) 课 长 徳田 明彦(内线6852) 课长补佐 尾高

刚(内线6848)担 当 池上

平成20年度における全国の一般廃弃物(ごみ及びし尿)の排出及び処理状况等について

调査し、その结果を取りまとめたので公表します。结果の概要は次のとおり。

1.ごみの排出?処理状况

(1)ごみ排出の状况:ごみ総排出量、1人1日当たりのごみ排出量ともに减少。

?ごみ総排出量 4,811 万トン(前年度 5,082 万トン )[ 5.3 % 减 ] ?1人1日当たりのごみ排出量 1,033 グラム(前年度 1, 089 グラム)[ 5.1 % 减 ] (2)ごみ処理の状况:最终処分量は前年比12.9%减少。リサイクル率は横ばい。

?最终処分量 553 万トン(前年度 635 万トン) [ 12.9 % 减 ] ?减量処理率 98.2 % (前年度 97.5%) ?直接埋立率 1.8 % (前年度 2.5%) ?総资源化量 978万トン (前年度 1,030万トン) [ 5.0%减少 ] ?リサイクル率 20.3 % (前年度 20.3%) [ 前年同値 ]

2.ごみ焼却施设の状况: ?ごみ焼却施设数は减少。 ?1施设当たりの処理能力は微増。

?発电设备を有する施设は全体の23.6%。総発电能力は増加。

(平成20年度末现在)

?施设数 1,269 施设 (前年度 1,285 施设) [ 1.2 % 减 ] ?処理能力 187,303 トン/日(前年度 189,144 トン/日) ?1施设当たりの処理能力 148 トン/日(前年度 147 トン/日 ) ?余热利用を行う施设数 849 施设 (前年度 856 施设) ?発电设备を有する施设数 300 施设 (前年度 298 施设) (全体の23.6%) ?総発电能力 1,615 千kW (前年度 1,604 千kW) [ 0.7 % 増 ]

一般廃弃物処理事业実态调査の结果(平成20年度)について

环境省では、全国の市町村及び特别地方公共団体(1,800市区町村及び605 一部事务组合)に対し「一般廃弃物処理事业実态调査(平成20年度)」を行った。

本调査结果は、平成20年度1年间の実绩又は、平成20年度末(平成21年3月31日)现在の、ごみ?し尿の排出処理状况、廃弃物処理事业経费?人员、一般廃弃物処理施设の整备状况等について、取りまとめたものである。人口については平成20年10月1日现在であるが、一部は平成21年3月31日である。

※:以下の図表等の数値については、四舍五入により合计が一致しない场合がある。

※:「ごみ総排出量」とは廃弃物処理法第5条の2に基づく「廃弃物の减量その他その适正な処理に関する施策の総合的かつ计画的な

推进を図るための基本的な方针」(以下、基本方针)における「一般廃弃物の排出量」と同様とする。

ごみ総排出量 = 计画収集量 + 直接搬入量 + 集団回収量

Ⅰ ごみ処理

1.ごみの排出?処理状况 (1)全国のごみ総排出量

平成20年度におけるごみ総排出量は4,811万トン(东京ドーム约129杯分(注1))、1人1日当たりのごみ排出量は1,033グラムである。

ごみ総排出量は平成12年度以降継続的に减少し、基本方针でベースラインとしている平成9年度5,310万トンを4年连続で下まわった(図-1)。また、1人1日当たり排出量はピーク値の平成12年度から约12.8%减少した。

注1:ごみの比重を0.3t/m3として算出。(东京ドーム地上部の容积:1,240,000m3)

ごみ総排出量

6,000

1,159

1,185

1,180

1,166

1,163

1,146

1,131

1人1日当たり排出量

1,200

1,115

ごみ総排出量(万トン/年)

5,370

5,4205,427

5,338

5,273

5,202

1,033

5,082

5,000

4,811

1,000

4,500900

4,000

平成11年度平成12年度平成13年度平成14年度平成15年度平成16年度平成17年度平成18年度平成19年度平成20年度

800

1人1日当たり排出量(グラム/人日)

5,500

5,483

5,4681,089

1,100

図-1 ごみ総排出量の推移

ごみの排出量を排出形态别でみると、平成20年度において、生活系ごみが3,118万トン、事业系ごみが1,400万トンであり、生活系ごみが约65%を占める(図-2)。

集団回収量

6,000

5,370260

5,483277

5,468284

5,420281

5,427283

5,338292

5,273300

5,202306

事业系ごみ排出量

生活系ごみ排出量

5,082305

4,811293

ごみ総排出量(万トン/年)

5,000

1,748

4,000

1,7991,730

1,7081,695

1,654

1,624

1,580

1,509

1,400

3,000

2,000

3,362

3,408

3,454

3,431

3,449

3,392

3,349

3,316

3,268

3,118

1,000

平成11年度平成12年度平成13年度平成14年度平成15年度平成16年度平成17年度平成18年度平成19年度平成20年度

図-2 生活系ごみと事业系ごみの排出量の推移

*生活系ごみの数値:家庭のごみ。ただし、推计による场合は、市町村収集と委托业者の収集の合计。 事业系ごみの数値:事业所のごみ。ただし、推计による场合は、许可业者収集と直接搬入の合计。

(2)ごみ処理の状况

ごみの総処理量(注2)は4,514万トンであり、そのうち、焼却、破砕?选别等により中间処理された量(中间処理量)は4,197万トン、再生业者等へ直接搬入された量(直接资源化量)は234万トンで、この両者でごみの総処理量の98.2%(减量処理率(注3))を占める。

?中间処理量のうち、中间処理後に再生利用された量(処理後再生利用量)は451万トンで、これに直接资源化量と集団回収量を合计した総资源化量は978万トンである。 ?中间処理により减量化された量は3,275万トンであり、中间処理されずに直接最终処分された量は82万トンであり、直接埋立率はごみの総処理量の1.8%である(図-3)。

?平成20年度において、容器包装リサイクル法に基づき市町村等が分别収集したものの再商品化

容器包装の再商品化量は総资源化量(978万トン)に含まれている。 量は270万トン(注4)であるが、

?なお、平成20年度において、家电リサイクル法に基づく家电4品目の再商品化等処理量は50万トン(注5)、このうち再商品化量が41万トン(注5)であり、これを含めると総资源化量は1,019万トンとなる。

注2:ごみの総処理量(4,514万トン)=中间処理量+直接最终処分量+直接资源化量であり、「计画処理量(4,518万トン)」とは、

计量误差等により一致しない。

注3:减量処理率(%)=〔(中间処理量)+(直接资源化量)〕÷(ごみの総処理量)×100 注4:出典「平成20年度容器包装リサイクル法に基づく市町村の分别収集及び再商品化のお知らせ」

(环境省大臣官房廃弃物?リサイクル対策部企画课リサイクル推进室) 注5:出典「家电リサイクル年次报告 平成20年度版」(财団法人家电制品协会)

図-3 全国のごみ処理のフロー

中间処理量のうち、直接焼却された量は3,574万トンであり、直接焼却率はごみの総処理量の79.2%である(図-4)。直接焼却された量については、平成15年度以降は顕着な减少倾向が认 められる。

直接最终処分

6,000

5,119

344

直接资源化5,145

223658

资源化等の中间処理5,051

177727

直接焼却

5,209

308648

5,196

275629

5,154

717

4,975

144254728

4,900

257717

4,773

264690

4,514

82234623

5,000ごみ処理量(万トン/年)

592

4,000

3,000

2,0003,9994,0304,0634,0314,024

3,914

3,8493,807

3,701

3,574

1,000

平成11年度平成12年度平成13年度平成14年度平成15年度平成16年度平成17年度平成18年度平成19年度平成20年度

図-4 ごみの総処理量の推移

直接最终処分量と中间処理後に最终処分された量とを合计した最终処分量は553万トン、1人1日当たりの最终処分量は119グラムであり、减少倾向が継続している(図-5)。

中间処理後最终処分量

2,500

235

227

215

2,000

200

174

157

146

1,500

136

119

1,087

1,000

344

308

275

1,051

995

903223

845186

809177

100

733144

680120

635

553

118

82471

平成11年度平成12年度平成13年度平成14年度平成15年度平成16年度平成17年度平成18年度平成19年度平成20年度

直接最终処分量1人1日当たりの最终処分量

250

181

150

500

743

743

720

680

659

632

589

561

50

517

1人1日当り最终処分量(グラム/人日)

194

最终処分量(万トン/年)

図-5 最终処分量の推移

(3)リサイクルの状况

市区町村等において分别収集により直接资源化された量及び中间処理後に再生利用された量の合

计は685万トン、住民団体等の集団回収により资源化された量は293万トンである(図-6)。

市区町村等による资源化と住民団体等による集団回収とを合わせた総资源化量は978万トン、リサイク

ル率(注6)は20.3%である。総资源化量は平成19年度と比べ减少しているが、ごみ総排出量が减少しているためリサイクル率は横ばいとなっている(図-7)。

直接资源化量

1,600

20.3

中间処理後再生利用量集団回収量リサイクル率

24

19.0

17.6

1,200

16.8

15.9

14.3

13.1

786

800

703

277

260

350

406

415

449

284

281

82515.0

916

864

300

283

292940

1,003

19.6

20.3

18

978

305

総资源化量(万トン/年)

306

293

12

458

462

451

6

400

260

287

312

183

222229233227233

254257264

234

平成11年度平成12年度平成13年度平成14年度平成15年度平成16年度平成17年度平成18年度平成19年度平成20年度

リサイクル率(%)

1,020

1,030

図-7 総资源化量とリサイクル率

直接资源化量 + 中间処理後再生利用量 + 集団回収量

注6:リサイクル率(%)= × 100

ごみの総処理量 + 集団回収量

(参考)

家电4品目の家电処理量及び家电再商品化量(注5)を考虑した场合のリサイクル率

直接资源化量(注7)+中间処理後再生利用量+集団回収量+家电再商品化量

リサイクル率(%)= 100

ごみの総処理量+集団回収量+家电処理量

(注6)

の推移

=21.0%

ごみ燃料化をエネルギー回収とし、リサイクルから除いた场合のリサイクル率

直接资源化量+中间処理後再生利用量(ごみ燃料化を除く)+集団回収量+家电再商品化量

リサイクル率(%)= 100

ごみの総処理量+集団回収量+家电処理量

=19.6%

注7:「直接资源化量」は平成10年度実态调査より新たに设けられた项目であり、平成9年度までは、「中间処理後再生利用量」

に计上されていた。

(4)灾害廃弃物の状况

灾害廃弃物処理事业国库补助金の适用を受けて処理を行った灾害廃弃物の量は35万トンである(図-8)。

资源ごみ

2(0.6%)

その他6(1.7%)

粗大ごみ

0(0.1%)

不燃ごみ

46(13.2%)

がれき类144(41.5%)

灾害廃弃物の量

348(100%)

可燃ごみ127(36.6%)

混合ごみ

22(6.3%)

単位: 千トン()内は%

図-8 灾害廃弃物の内訳

2.ごみ焼却施设の整备状况(着工ベース)

平成20年度末现在のごみ焼却施设数は1,269 施设(うち平成20年度中の新设は29施设)であり、処理能力の合计は187,303トン/日である(表-1)。図-9、10に施设数及び処理能力の推移を、図-11に施设规模别の内訳を示す。

表-1 ごみ焼却施设の种类别施设数?処理能力

※ ( )内は平成19年度の数値を示す。

図-9 ごみ焼却施设の种类别施设数の推移

図-10 ごみ焼却施设の种类别処理能力の推移

全施设数

20年度新规施设数

450400350

298

300

397

90807060

233

5040

147

132

3020

7

1

10

6

4

100??以上300??未満

300??以上600??未満

全施设数

250200150100

62

10

1

600??以上

500

30??未満30??以上50??未満50??以上100??未満

施设规模(トン/日)

20年度新规施设数

図-11 ごみ焼却施设の规模别施设数

余热の利用については、全体の约7割の849 施设で実施されており、具体的な利用方法としては、発电をはじめ、施设内の暖房?给汤での利用や、施设外での利用として温水プール等への温水?热供给、地域への热供给等がある(表-2、図-12)。

表-2 ごみ焼却施设の余热利用状况

※ ( )内は平成19年度の数値を示す。

余热利用あり(カッコ内は発电施设)

2,0001,8001,6001,4001,200

614

604

590

455

401

382

414

1,000800600400200

(215)0

平成11年度平成12年度平成13年度平成14年度平成15年度平成16年度平成17年度平成18年度平成19年度平成20年度

余热利用无し

1,717

1,715

1,680

1,490

1,396

1,374

1,318

1,301

1,285

1,269

施设数

424

429

420

1,1031,111

1,090

1,035

995992

904

877

856849

(233)(236)

(263)(271)(281)(286)(293)(298)(300)

図-12 ごみ焼却施设の余热利用の推移

発电设备を有する施设は300施设で全ごみ焼却施设の23.6%を占め、発电能力の合计は 1,615 MWである(表-3)。また、総発电电力量は6,935GWhであり、约192万世帯分(注8)の年间电力使用量に相当する。

注8:电気事业连合会の推计値(一世帯当たりの电力消费量301.6kWh/月(平成16年度))をもとに算出。

表-3 ごみ焼却施设の発电の状况

※ ( )内は平成19年度の数値を示す。

また、ごみ焼却施设(発电设备の有无を问わない)の年间処理量と年间総発电电力量から求められるごみ処理量当たりの発电电力量は、平成19年度までは微増倾向で推移していたが、平成20年度はわずかに减少した(図-13)。

250ごみ処理量当りの発电电力量(kWh/??)

200

170

157

150

116

100

132

174

178

183

187186

50

平成12年度

平成13年度

平成14年度

平成15年度

平成16年度

平成17年度

平成18年度

平成19年度

平成20年度

図-13 ごみ処理量当たりの発电电力量(注9)

ごみ焼却施设における年间総発电电力量(kWh)

注9:ごみ処理量当たりの発电电力量(kWh/??)=

ごみ焼却施设におけるごみの年间処理量(??)

発电设备を有する施设のうち、発电効率が10%以上の施设は188施设(19年度 181施设)であり、全体の63%(19年度 63%)を占める。うち、発电効率が20%以上の施设は14施设(19年度 10施设)にとどまる(図-14)。

120

113

100

82

80施设数

61

60

40

30

14

20

5%未満

5%以上10%未満

10%以上15%未満

15%以上20%未満

20%以上

発电効率(%)

図-14 ごみ焼却施设の発电効率别の施设数

発电能力が5,000kW未満の施设は204施设であり、全体の68%を占める。このうち、1,000kW以上2,000kW未満(注10)という比较的小规模な発电设备を有する施设の数が最も多い(図-15)。

120

105

100

81

80施设数

60

51

40

18

23

15

7

1,000未満

1,000以上2,000未満

2,000以上5,000未満

5,000以上10,000未満

10,000以上15,000未満

15,000以上20,000未満

20,000以上

20

発电能力(kW)

図-15 ごみ焼却施设の発电能力别の施设数

注10:电力品质确保に系る系统连系技术要件ガイドライン(平成16年10月、资源エネルギー庁)によると、「発电设备等の一设置者当たりの电力容量が原则として2,000kW未満の発电设备等は一定の技术要件を満たす场合には、高圧配电线と连系することができる。」とされている。

各都道府県におけるごみ焼却施设(発电设备の有无を问わない)の年间処理量と年间総発电电力量から、ごみ処理量当たりの発电电力量を比较すると、地域でばらつきが大きく、ごみ発电の整备水准は地域差が着しい(図-16)。

350

311

331

300

ごみ処理量当たりの発电电力量(kWh/??)

265

250

269

265

272

250

236

210

235

205

184

206

200

197

186

176

154

157

137

123109

129

119

106

92

72

64

48

39

24

53

50

54

107104

159

143

155

139

174

164

150

146146

100

80

8784

76

50

全国

北青岩宫秋山福茨栃群埼千东神新富石福山长岐静爱三滋京大兵奈和鸟岛冈広山徳香爱高福佐长熊大宫鹿冲海森手城田形岛城木马玉叶京奈泻山川井梨野阜冈知重贺都阪库良歌取根山岛口岛川媛知冈贺崎本分崎児縄道県県県県県県県県県県県都川県県県県県県県県県県県府府県県山県県県県県県県県県県県県県県県岛県

県県県

図-16 都道府県别のごみ処理量当たりの発电电力量

図-17 総発电能力の推移

3.最终処分场の整备状况 (1)残余年数と残余容量

平成20年度末现在、一般廃弃物最终処分场は1,823施设(うち平成20年度中の新设は30施设で、稼働前の9施设を含む。)、残余容量は121,842千m3であり、残余容量は减少している。残余年数(注11)は全国平均で18.0年であり、最终処分量の减少により见かけ上は増加している(表-4、図-18)。 大都市圏における残余年数の状况については、首都圏(注12)では21.7年(19年度 18.3年)、近畿圏(注12)では13.8年(19年度 13.1 年)であった。

注11:残余年数とは、新规の最终処分场が整备されず、当该年度の最终処分量により埋立が行われた场合に、埋立処分が可能な

期间(年)をいい、以下の式により算出される。

当该年度末の残余容量

残余年数 =

当该年度の最终処分量 / 埋立ごみ比重 (埋立ごみ比重は 0.8163とする。)

注12:首都圏とは、茨城県?栃木県?群马県?埼玉県?千叶県?东京都?神奈川県?山梨県をいう。

近畿圏とは、三重県?滋贺県?京都府?大阪府?兵库県?奈良県?和歌山県をいう。

表-4 一般廃弃物最终処分场の施设数と残余年数の推移(注13)

残余容量

残余年数

300

18.0

250

15.6

14.8

13.2160

13.8

14.0

14.0

15.7

21

残余容量(百万m3)

20012.9172

12.8165

14

153

150

145

138

133

130

122122

7

100

50

平成11年度平成12年度平成13年度平成14年度平成15年度平成16年度平成17年度平成18年度平成19年度平成20年度

残余年数(年)

図-18 一般廃弃物最终処分场の残余容量と残余年数の推移(注13)

注13:平成17年度において航空测量等により修正された残余容量のうち、増量分(7,737千m3)を平成16年度以前のデータに上乗

せし、各年度の残余容量及び残余年数を算出した。そのため、平成16年度発表数値と异なる。

最终処分场の整备状况は、各都道府県単位で见ると地域的な偏りが大きい(図-19、20)。

:352(全市 最终処分场を有していない市区町村

区町村数1,800の19.6%)

注)「最终処分场を有しない市町村」とは、当该市町村として最终処分场を有しておらず、民间の最终処分场に埋立を委托している市町村を言う。

(ただし、最终処分场を有していない场合であっても、大阪湾

フェニックス计画対象地域の市町村及び他の市町村?公社等の 公共処分场に埋立している场合は最终処分场を有しているもの 図-19 一般廃弃物最终処分场を有していない市町村の割合

3.0

として计上している。)

2.5

2.5

2.3

2.2

2.1

1人当りの残余容量(m3/人)

2.0

2.0

1.9

2.0

1.8

1.7

1.6

1.5

1.1

1.2

1.1

1.0

0.7 0.7

0.9 0.8

0.7

0.6

0.5

0.3 0.3 0.3

0.6

0.5

0.1

0.0

0.1

0.4

0.6 0.5 0.9 0.7

0.7

0.5

0.9 0.9

1.0

1.0 1.0

0.5

0.0

北青岩宫秋山福茨栃群埼千东神新富石福山长岐静爱三滋京大兵奈和鸟岛冈広山徳香爱高福佐长熊大宫鹿冲海森手城田形岛城木马玉叶京奈泻山川井梨野阜冈知重贺都阪库良歌取根山岛口岛川媛知冈贺崎本分崎児縄道県県県県県県県県県県県都川県県県県県県県県県県県府府県県山県県県県県県県県県県県県県県県岛県

県県県

図-20 都道府県别の一人当たりの残余容量

(2)最终処分を目的とした一般廃弃物の都道府県の区域を越える広域移动の状况

平成20年度に、都道府県外の施设に最终処分を目的として搬出された一般廃弃物の合计は、328千トン(最终処分量全体の5.9%)である。

埼玉県、千叶県、神奈川県、爱知県、栃木県及び茨城県の6県で238千トン、全体の73%を占めている(図-21)。

関东ブロックで16.4%の廃弃物が、中部ブロックで8.3%の廃弃物が都道府県外に搬出されている。これらのブロックでは最终処分场の确保が十分できず、一般廃弃物の都道府県外への流出が见られる状况である(表-5、図-22)。

その他90 (27.5%)

最终処分目的の都道府県外への移动量の合计

328(100%)

茨城県(4.8%)

栃木県(5.3%)

爱知県(7.5%)

埼玉県(22.8%)

千叶県(20.5%)

神奈川県(11.5%)

単位:千トン( )内は%

大阪湾広域临海环境整备センターに委托した量は含まない

図-21 最终処分を目的とした一般廃弃物の広域移动の状况

表-5 最终処分量の都道府県外への移动状况

図-22 関东、中部ブロックの広域移动状况

(参考)

? 最终処分场については、関东、中部ブロックにおいて、ブロック内での十分な処分先の确保が出来ていないことが明らかになっている。

? ブロック内での最终処分场の确保や、溶融スラグ化して公共工事に再生利用すること等による安定的な最终処分先の确保が急务となっている。

4.ごみ収集手数料の状况

ごみ収集について、収集区分の一部又は全部を有料化している市区町村は、生活系ごみに関しては1,800市区町村(19年度 1,816市区町村)のうち、77.3 %(1,392市区町村)(19年度75.9%(1,379市区町村))、事业系ごみに関しては84.9 %(1,528市区町村)(19年度84.1%(1,528市区町村))である(図-23)。

粗大ごみを除いた场合、収集区分の一部又は全部を有料化している市区町村は、生活系ごみに関しては、60.2%(1,084市区町村)(19年度58.9%(1,069市区町村))、事业系ごみに関しては84.4%(1,520市区町村)(19年度83.8%(1,521市区町村))である(図-24)。

ごみ収集について、有料化を采用する市区町村の割合は増加している。

Ⅱ し尿処理 1.水洗化の状况

(90.7%)(19年度 11,518万人(90.3%))総人口12,753万人のうち、水洗化人口(注14)は11,571万人

である。うち、浄化槽人口(注15)が2,968万人(23.3%)(19年度 3,020万人(23.7%))、公共下水道人口が 8,603万人(67.5%)(19年度 8,498万人(68.1%))となっている。一方、非水洗化人口はなお、1,182万人(9.3%)(18年度 1,231万人(9.9%))である(図-25)。

公共下水道人口

合并処理浄化槽人口

単独処理浄化槽人口

非水洗化人口

140

120

22.9

100

21.0

19.4

17.8

16.5

15.2

14.218.313.3

13.217.313.5

12.315.914.3

11.815.414.3

人口(百万人)

24.3

80

10.6

60

23.3

22.2

21.2

20.012.9

19.213.2

11.2

11.8

12.3

40

68.7

20

71.2

73.6

76.0

78.2

80.1

81.9

83.8

85.086.0

平成11年度平成12年度平成13年度平成14年度平成15年度平成16年度平成17年度平成18年度平成19年度平成20年度

※グラフ中の数値はそれぞれの构成人口(百万人)である。

図-25 し尿処理形态の推移

注14:水洗化人口=公共下水道人口+浄化槽人口

注15:浄化槽人口=合并浄化槽人口(コミュニティ?プラント人口を含む。)+単独浄化槽人口

2.くみ取りし尿及び浄化槽汚泥の処理状况

くみ取りし尿及び浄化槽汚泥の计画処理量は合计で2,444万k?(19年度 2,485万k?)であり、それぞれの内訳を図-26に示す。うち、し尿処理施设又は下水道投入によって処理された量は合计で2,431万k?(99.4%)(19年度2,470万k?(99.4%))である。

図-26 くみとりし尿及び浄化槽汚泥の処理内訳

し尿処理施设において処理された後に発生する残渣は124万トンであり、そのうち、し尿処理施设

内又はごみ焼却施设で焼却処分された量は残渣全体の约64%となる。また、下水道処理が16%ある。この他の残渣の一部は、堆肥化等により再资源化されている(図-27)。

直接最终処分17

(1.4%)

农地还元等

その他42 (3.3%)

83 (6.7%)

下水道処理(16.4%)

メタン化施设(0.0%)堆肥化施设(3.3%)

し尿処理工程からの処理残渣

合计1,240(100%)

ごみ焼却施设214 (17.3%)

し尿処理施设内の焼却579 (46.7%)

し尿処理施设内の堆肥化?メタン発酵等60 (4.8%)

単位:千トン( )内は%

図-27 し尿処理施设の処理工程からの処理残渣の処理内訳

Ⅲ 廃弃物処理事业経费の状况

市区町村及び一部事务组合が、一般廃弃物の処理に要した経费(ごみ処理事业経费及びし尿処理事业経费の合计)は、20,557亿円(19年度 21,060亿円)である。

1.ごみ処理事业経费

ごみ処理事业経费は、18,169亿円であり、国民1人当たりに换算すると、14,200円となる(図-28)。平成13年度まで増加していたが、平成14年度以降减少に転じ、平成15年以降微减倾向にある。これは、平成12年1月に施行されたダイオキシン类対策特别措置法に基づく规制の强化に対応するための中间処理施设の整备が完了し、建设改良费が减少したためである。一方、処理及び维持管理费は増加又は横ばいの状况で、この面での効率化が课题となっている(図-29、30)。

ごみ処理事业経费総额

40,000

20,500

18,700

17,900

ごみ処理事业経费(亿円/年)

1人当たりごみ処理事业経费

24,000

35,00021,000

1人当たりごみ処理事业経费(円/人年)

18,800

18,000

26,029

15,40015,200

23,956

19,600

14,900

14,600

14,600

14,200

30,000

25,000

22,644

23,708

15,000

20,000

19,343

19,025

18,62718,599

18,169

12,000

15,0009,000

10,0006,000

5,0003,000

平成11年度平成12年度平成13年度平成14年度平成15年度平成16年度平成17年度平成18年度平成19年度平成20年度

図-28 ごみ処理事业経费の推移

委托费(その他)214 (1.4%)

调査研究费委托费(最终処分

14 (0.1%)费)469 (3.1%)

人件费(一般职)1,654 (10.8%)

委托费(中间処理费)2,797 (18.3%)

処理及び维持管理费15,301(100.0%)

委托费(収集运搬费)2,922 (19.1%)

2,354 (15.4%)

人件费(中间処理)876 (5.7%)人件费(最终処分)73 (0.5%)

処理费(中间処理费)2,855 (18.7%)

车両等购入费68 (0.4%)

処理费(最终処分费)346 (2.3%)

搬费)660 (4.3%)

単位:亿円( )内は%

図-29 処理及び维持管理费の内訳

ごみ処理事业経费総额

30,000

26,029

25,000

23,708

22,644

19,600

20,000

19,343

23,956

処理及び维持管理费

人件费

委托费

ごみ処理事业経费(亿円/年)

19,024

18,62718,599

18,169

15,000

15,155

15,252

15,465

15,415

15,362

15,446

15,136

15,088

15,362

15,301

10,000

6,273

5,000

4,2100

平成11年度平成12年度平成13年度平成14年度平成15年度平成16年度平成17年度平成18年度平成19年度平成20年度

6,225

6,104

5,888

5,6185,293

5,5005,455

5,8485,350

6,032

6,221

6,402

4,689

4,882

5,043

5,2225,193

4,957

図-30 项目别ごみ処理事业経费の推移

2.し尿処理事业経费

し尿処理事业経费は、2,387亿円であり、し尿処理対象人口(非水洗化人口及び浄化槽人口の合计)1人当たりに换算すると、5,800円となる(図-31)。

し尿処理事业経费総额

7,000

1人当たりし尿処理事业経费

8,400

6,000

6,700

6,600

6,800

6,400

6,500

6,400

6,500

6,200

5,800

5,800

7,200

1人当りし尿処理事业経费(円/人年)

し尿処理事业経费(亿円/年)

5,0006,000

4,000

3,874

3,673

3,436

3,352

3,145

3,106

3,136

2,718

2,461

2,387

4,800

3,0003,600

2,0002,400

1,0001,200

平成11年度平成12年度平成13年度平成14年度平成15年度平成16年度平成17年度平成18年度平成19年度平成20年度

図-31 し尿処理事业経费の推移

Ⅳ 3R取组上位市町村

表-6 リデュース(1人1日当たりのごみ排出量)取组の上位10位市町村

表-7 リサイクル(リサイクル率(注16))取组の上位10位市町村

注16:ごみ燃料化施设及びセメント原燃料化施设にて中间処理された量、及びセメント等に直接投入された量を中间処理後再生利用

量から差し引きリサイクル率を算出

注17:东京都23区は「东京都23区分」として合算

表-8 エネルギー回収(ごみ処理量当たりの発电电力量)取组の上位10位施设

注) ?市町村?事务组合が设置した施设において比较

?复数の炉の余热を使って発电している场合は合算

分页:12?3

Tags:我国垃圾处理现状? 日本垃圾处理? 日本的垃圾处理技术? 日本垃圾处理方法? 城市生活垃圾处理现状? 中国垃圾处理现状? 垃圾处理厂? 垃圾处理费? 垃圾处理机? 餐厨垃圾处理?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栏目/内容页底部